您当前的位置 :四川日报网 > 经济> 专题 > 正文

不烧了,秸秆有了新出路
发布时间:2013-05-20 09:07:20
来源:四川日报


编者按

进入5月,“双抢”期间,往年这是秸秆禁烧压力最大的时期。而今年,在成都各区(市)县,秸秆的火并没烧起来。

是什么原因让成都今年管住了这把火?

派出记者分路打探,可以发现,这是近几年各地探索“综合利用、以疏禁烧”的新机制见了成效不管是直接还田,还是间接还田,还是适度规模用于工业原材料利用,成都各区(市)县政府在秸秆综合利用上,这几年都进行了强有力扶持:投入资金开发综合利用,对农民不遗余力地宣传和推广。

几年努力,终于见到了成效。踏访田间地头,你会欣喜地发现,不仅秸秆禁烧、堆沤还田等理念已经深入人心,更重要的是,秸秆已经开始变废为宝,随着综合利用率的提高,已经开始产生效益……

利用方式还田

崇州秸秆综合利用率98%

本报记者 蒋君芳 文/图

今年,崇州小春粮油作物达到36万余亩,但这里的秸秆禁烧工作最近开展起来并不艰难。“本地电视台想找一个反面教育例子,到田坝里跑了好几趟都扑空了。”5月15日,崇州市农发局副局长王志良告诉记者,经过多年的宣传和推广,崇州的秸秆综合利用率已经能达到98%以上,除了部分交由公司回收外,秸秆还田占了最大比重。

三种还田模式并存

在崇州,秸秆还田主要存在三种方式:堆沤、走道、机械。

眼下正是插秧季节。15日下午,崇州市道明镇龙黄村4组村民王群芳来到自家田里劳作。稻田一边角位置没有栽插秧苗,而是摆放着一摞高高的秸秆这就是堆沤还田,目前在崇州推广得比较成熟,农户的认可度较高。

“政府从几年前就不让烧了,喊我们把秸秆收齐堆到一起。”王群芳说,一开始觉得麻烦,但不能烧就只能找其他出路,久了也发现这种方式有好处,“虽然费点力,但在秸秆上加点腐熟剂,等到大春收获后就能用作下一季的肥料,省了肥料钱。”为了推广这种还田方式,每年崇州市政府都会向农户免费发放腐熟剂。

同样是堆,走道式还田对技术要求更高:农户需按每5-6米的距离,将秸秆堆放成一条宽40厘米、高30-50厘米的走道。据崇州市农发局济协站农技人员介绍,这种方式比堆沤费劳力,但效果更好,能使地块土壤有机质每年提升0.1%左右。

新近出现的机械化粉碎还田方式在今年获得崇州不少农民的喜爱。“这种新型粉碎机的好处是可实现"厘米级"的粉碎效果,粉碎后的秸秆直接还田。”涌泉土地股份合作社农业职业经理人王茂君所管理的400余亩小春粮油作物中,有50亩选用了这种方式,“这种机械还田方式用得还不多,因为要抢农忙时间,所以没赶得及大面积用。”

为了推广,崇州市对实行秸秆机械化粉碎还田作业示范的主体给予每亩20元的补贴。

在专合社中力推机械粉碎

“因为对机械化插秧有影响,今年崇州走道式还田的比例已迅速下降。”王志良认为,长远看,机械化粉碎还田将是首选。与堆沤还田相比,这种方式不会占用农民的田地,也不需要费劳力收集搬运秸秆。

但从成本角度看,带有机械粉碎的收割机收费要高不少,每亩差价在50元左右。

精明的王茂君在心里算了一笔账:普通收割机收割后,会留下长度20厘米左右的秸秆,需要派人工捡拾到一起堆沤还田或者交给回收公司,每亩成本增加20元左右;达到“厘米级”的秸秆还田后可直接做肥料用,每亩可省出14元左右肥料;机器在粉碎秸秆的同时也能顺便把田里的草除掉,在除草上又省出十几元,“算下来,还是用这种新型秸秆粉碎机划算。”

据介绍,今年崇州推广的14万余亩秸秆机械化粉碎还田中,土地股份合作社承担了大头。在崇州,由土地股份合作社集中起来的土地面积已达到12万亩左右。

“要提高机械化粉碎还田方式的比重,就必须进一步提高规模种植面积。”王志良说,大规模种植后成本会相对降低。目前,崇州全市机插秧已经推广了7万余亩,基本集中在土地股份合作社,“我们正在进一步扩大合作社数量和规模。”

利用方式变节能砖

新都邱老板的“亿万”生意经

本报记者 刘莉

54岁的新都老板邱廷贵今年要做“大生意”:7500万元的投入,厂房占地130亩,产品数量以“亿”计。

生意是老邱干了20多年的老行当烧砖头。砖不是普通的砖,而是用秸秆作原料生产的保温砖。“这一条生产线每年至少需要12万吨秸秆,不但能消化整个新都区的,还要"横扫"周边区县。”这么大的投入,有赚不?老邱神秘一笑:“三年内回本!”

这账,怎么算?

靠秸秆农民增收有门路

5月中旬,是每年秸秆禁烧压力最大的时段。在新都区,过去被人嫌的秸秆,今年成了抢手货。

邱廷贵就是抢货的人。“成立了公司,买了19个车,雇了120个人,每天从早上7点到晚上11点,不停地到各家田边收秸秆。”

收来做什么?打成寸长的短节,代替煤渣制页岩砖,产品比普通砖轻,合格率几乎100%,一天能多生产20000匹,既节能又环保。“成本比过去低,算下来每匹砖便宜0.03元左右。”邱廷贵说,去年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开始生产,用了1万多吨秸秆,今年收购量将实现翻番,能“消化”掉近10万亩田地产生的秸秆。

在新都区石板滩镇,不少头脑灵活的农民干脆专门来做收运秸秆的生意:邱廷贵给出的收购价是每吨220元,此外按照新都区的政策,组织收运者,还可获得每吨80元的补贴,加起来一吨收入300元。根据新都区秸秆办的测算,收运半径在5公里以内的,这个价格很有诱惑力。“集中收秸秆的时间大约是15天,一户农民加一辆火三轮,最多能挣上万元。”新都区秸秆办副主任张平说。

在石板滩镇优胜村,记者正遇上一辆塞满了秸秆的三轮车,不愿透露姓名的车主人悄悄告诉记者:“收得最多的一天,卖了1800元。”

变废为宝市场前景看好

张平说,去年全区小春生产面积24万亩,采用秸秆粉碎还田方式的约10万亩,集中收储利用的约6万多亩,田边堆沤成肥的2万亩,其余的农民自行处置。“其中,集中收储的秸秆主要利用来制造节能砖。今年的格局还将发生变化,回收利用的比例将大大提高。”

这个比例的提高,与邱廷贵的谋划密切相关。他说,目前正在建设一条生产线,专门生产保温砖,比现有“秸秆版”页岩砖更高端。

这条生产线投资7500万元,生产设备从日本、德国等进口,今年10月正式投产,预计年产量达到1.6亿匹。“明年、后年还将分别再建一条同规模的生产线,全部投产后每年需要秸秆至少36万吨。”

这么大的投入,不怕亏本么?“我有信心,三年回本!”邱廷贵连算两笔账:

一是补贴账。“每节约一吨原煤,中央、省、市的专项节能补贴加起来有320元,按照我的产能,每天能节约70吨,就能得2万多元。此外还有环保补贴。”他坦言。

二是市场账。保温砖的出厂价格为每立方米280元,“采用保温砖后,不需再加保温材料,算下来每立方米反而便宜百元左右。”他透露,目前,新都区某学校已和他谈好,一栋建筑面积约20万平方米的教学楼,已确定将采用这种保温砖。另外一家黑龙江的国营砖厂也找上门来希望合作。

利用方式栽培蘑菇

秸秆上种出大产业

甘昕鑫 本报记者 唐泽文

一向被视为废物的农作物秸秆,如今在大邑也变得金贵起来。

这两天,大邑县鸣镇蘑菇种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刘洪正在四处收购秸秆:“今年合作社的秸秆需求量在2万吨以上,目前已购入近1万吨。”

小小秸秆为何变得如此抢手?“不仅节能环保,还能降低食用菌的生产成本。”刘洪说。

秸秆变成蘑菇“温床”

5月15日,记者来到位于大邑县蔡场镇万延村的蘑菇种植专业合作社。目前合作社共有菇房24间,可供全年培育6轮蘑菇,每间菇房每轮能培育蘑菇15吨。

中午,室外温度很高,但记者一走进菇房,就感觉到丝丝凉意。整个菇房内部像实验室,整齐摆放着6层铁架,均匀种上蘑菇。每层铁架主要由3部分组成,表面是刚冒出的白色双头孢菇,中间一层是黑色泥土,而放在最底层的正是由秸秆转化而来的培养料。在菇房微弱的灯光下,记者还能隐约看到秸秆枝条。

刘洪告诉记者,以往蘑菇种植都是大田种植,只能在一段时间内培育蘑菇,消耗的也仅限于水稻秸秆。2012年3月,合作社开始室内恒温蘑菇种植,需要大量的秸秆作为培养料。“如今,实现工厂化种植后,全年可无间断生产蘑菇,不仅能消耗传统的水稻秸秆,还能消耗小麦秸秆。”刘洪说,由于适用的秸秆范围扩大,合作社不用再从外省购入,估计能省下成本约300万元。

说起工厂化种植蘑菇,刘洪一脸兴奋:“工厂化种植可达到日产蘑菇22吨,实现年产值8000万元,相当于大田种植蘑菇7300亩的产值。”

补贴到位 收运无压力

鸣镇蘑菇种植合作社内,2名蔡场镇树德村村民正将拖拉机上的秸秆倾倒在收集点。“以前都扔了,现在好了,有企业买。”村民伍海成说。

伍海成介绍,当地农户售卖秸秆的方式有两种,一是自行将秸秆运到合作社,称重贩卖;另一种是卖给专业收贮大户,再由其集中统一卖给合作社。“通常一车能拉一吨秸秆,每吨能卖到300元左右。”伍海成眉开眼笑。

据了解,今年4月28日,《大邑县2013年秸秆综合利用实施方案》实施,政府在农户中宣传收购秸秆政策,并推广农作物秸秆作食用菌基料,对于在大邑县收购并综合利用秸秆的企业,政府按每吨120元的标准给予综合补助。

刘洪承认,这个补助价格对于企业来说相当有吸引力,“收购秸秆的平均价格在每吨300元左右。政府相当于出了一小半。”

“现在每天都有600多吨秸秆从大邑各个镇运来,还有崇州等地的农民打电话来推销。”刘洪说。

而据大邑县农村发展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大邑共有10万多亩稻田、麦田农作物秸秆,秸秆总产量在2万余吨。这正好和刘洪估计的秸秆需求量不谋而合,“全县的秸秆基本能满足我们需求,后期可能会从周边再收购一些。”刘洪说。


编辑: 刘佳a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