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邦认为金砖五国获取协同效益尚须广泛合作

发布时间:2014-07-17 16:02:06  来源:四川日报网
编辑:袁敏A  

金砖五国的多边合作取得了历史性的突破。当地时间15日下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同巴西总统罗塞芙、俄罗斯总统普京、南非总统祖马、印度总理莫迪一道,共同见证了金砖五国有关部门官员签署了关于金砖开发银行创新合作的协定、关于建立金砖应急储备安排的条约、关于建立金砖新开发银行的协定以及涉及金砖出口信贷等领域的合作文件。

据悉,金砖开发银行的宗旨是支持金砖国家及其他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可持续发展;核定资本为1000亿美元,最初500亿美元资本由五个国家均摊,其中最初七年内将共计出资100亿美元现金,另外400亿美元以担保抵押形式出资,该银行将于2016年开始对外放贷,且欢迎其他国家加入,但金砖国家所占资本比例不能低于55%;银行总部落户上海,首个区域办公室设在南非约翰内斯堡;行长在金砖国家中轮流产生,首任行长将由印度提名,首任理事会主席由俄罗斯提名,首任董事会主席由巴西提名。

此外,金砖应急储备安排初始承诺互换规模为1000亿美元,各国最大互换金额为中国410亿美元,巴西、印度和俄罗斯各180亿美元,南非50亿美元。这一安排是在有关金砖国家出现国际收支困难时,其他成员国向其提供流动性支持、帮助纾困的集体承诺。

“德国之声”盛赞这是一次将被载入史册的金砖峰会。英国广播公司网站文章指出,此举是对美国、欧盟等西方发达国家主导世界秩序的不满和要求在世界经济和政治事务中有更大发言权。美国《外交》杂志也指出,金砖开发银行从提议到落实发展迅速,是出于对美国迟迟不履行诺言的失望。

目前,金砖国家约占世界人口的40%以及全球GDP的1/5,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超过50%,而他们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中的投票权与其现实地位严重不符。据悉,美国国会至今依然未予通过西方国家2010年时曾承诺将发展中国家在IMF投票权比重提升6%的改革。

2013年,南非官员希望组建一个新的开发银行,为IMF和世界银行忽略了的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资金,这代表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共同愿望。新兴经济体在西方主导的国际金融体系之外不得已重新另起炉灶再建一套国际金融体系的想法由此最终成行。

在安邦看来,金砖五国此举实际是新兴经济体在全球金融危机不断深化下的一种自救行为。而这正是安邦(ANBOUND)此前指出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关系日渐脱钩现象的必然演变。拥有全球第一大消费市场的美国经济复苏的艰难乃至萎缩,促使美国货币、金融和贸易政策日益滑向保护主义的深渊乃至放弃对世界的责任。而新兴经济体源于产业结构的缺陷和金融深化的不足,抗风险能力日趋脆弱。尽管新兴经济体多年来一直吸收着全球一半以上的直接投资,但也深受全球热钱流动的困扰。

美日欧持续的宽松货币政策正在不断地推高新兴经济体的资产泡沫,并打击实体经济发展的低成本环境,而庞大的基础设施投资需求和稳定金融的需求却得不到国际金融体系的支持,这在开放经济条件下犹如漂泊在汪洋大海上的一叶孤舟,有着不可想象的风险。

更不幸的是,新兴经济体还正在遭遇主导世界货币的美国货币政策调整的巨大威胁,这些因素伴随着各新兴经济体的经济滞缓和艰难的产业结构调整,最终迫使主要新兴经济体抱团取暖。

诚然,新兴经济体并不是没有做过融入西方主导的世界的努力。遗憾的是,美国对IMF股权结构的调整十足让新兴经济体绝望。安邦(ANBOUND)此前曾经指出,中国要挤进现存国际俱乐部顶端要支付的溢价非常高昂。除了近2万亿美元投资美国国债做信用担保之外,中国在IMF的投票权从3.65%升至6.19%,其“成本”是中国向IMF增资430亿美元。

而从过去四年来看,这还不是出钱就能解决的事。另一个证据是,在先前其他国家要求美国和欧洲把IMF总裁及世界银行行长职位让给高增长的新兴经济体时,两个职位的发展中国家候选人都没有获得中国的支持。这显然不是中国不支持,而是那时中国业已看透!

从金砖开发银行股权分布和管理架构来看,金砖国家之间的金融合作无疑显示出超越西方主导的国际金融体系的民主,中国也考虑到了其他金砖四国资本的承受能力,这在金砖开发银行出资时间表和应急储备安排的出资上足以显现。

这不仅不是对西方体系的挑战,更是一种极有价值的补充。实际上,新兴经济体的经济波动,业已对西方经济有着越来越大的影响,先前,不可否认的是,正是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带动失去20年的日本经济走出萧条,并带动西方资本普遍受益下的大宗商品市场乃至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繁荣。当下,中国的资本也正在带动英国和南欧经济的复苏。

当下金砖开发银行需要担心的是,如此民主的治理结构可能对投资回报造成挑战,原因在于它可能会降低投资项目的门槛,从而更深刻地印上宏观投资的烙印。所以,金砖国家的合作需要更广泛而深入的合作,从直接经济收益极低乃至赔本的宏观投资创造的经济增长中去获取资产投资组合上的收益。

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讲,通过成立金砖银行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中国的外汇储备未必能够获得彭博社所称的相比购买美国国债更高的收益,而只能理解为中国在首先显示对世界的责任后再获取政治和经济上的回报。

不过,有一点倒毋庸置疑,中国的海外投资将更为扩散,而这正是中国政府近十年来一直鼓励中国企业走出去的目标。

金砖五国金融合作是新兴经济体在西方放弃世界经济责任下的自救行为,但却是对西方主导下的国际金融体系的补充。世界需要担心的是过于民主下的金砖开发银行的投资回报问题,而这正是金砖国家之间需要展开更为广泛和深入合作的原因,从低效的基础设施投资带动的经济增长中再行获取回报。

                                          四川日报网记者 张岚 整理

标签: 安邦 金砖五国
相关新闻

联系本网:电话 028-86968903 传真 028-86968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