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矿山地质环境治理样本调查:大树村生死裂变

发布时间:2014-03-31 08:40:21
来源: 四川日报

 B 解毒

综合治理

扯块“新布”做“新衣服”

2001年8月,大树磺厂破产改制,这个全省第一污染大户关闭了。

经济支柱断了,环境也毁了,后遗症接连发作,大树村的生计在哪里?叙永的发展引擎在哪里?

2011年的一纸有关财政部和国土资源部联合下发矿山地质环境治理的通知,让大树村人看到转机。

2012年5月,叙永县组织申报的“落卜片区硫铁矿矿山地质环境治理示范工程”项目获批。落卜镇共有15.068平方公里被划入治理项目区,估算总投资2.22亿元,计划工期3年。去年10月,在大树河河西开展的一期项目全面完工。

记者在现场看到,过去的11号矿渣堆——原矿区最大的矿渣堆,已经种上了枇杷、李子、香椿;原来寸草不生的边坡,也长出2-3公分的嫩绿青草。

“为大树村解毒,我们的药方是宜耕则耕、宜林则林。”叙永县国土资源局总工程师石磊告诉记者,“原来的矿渣堆被推平后,我们就先在上面填埋0.5米厚煤矸石,再覆盖0.5米厚的熟土。这样,一般作物的根须就很难和废弃矿渣接触了。”他指着一片已经复垦出的耕地,“坡度不那么陡的,就将其用作耕地;山坡边上,就栽种经济林和花草,同时还治理了山体滑坡。”

大树村周边的土地也被纳入了整治规划,主要是通过撒石灰来中和的方式,降低土壤的酸性。

记者还看见十几个农民在刚刚平整好的土地上搭建温室大棚。“那里将栽植苗圃。”徐庆光称,为安全起见,项目区恢复为耕地的土地暂时不会种粮,而是建为泸州最大的花卉苗圃基地。

除了土地平整和土壤改善,排灌设施和田间道路修建、地质灾害治理、地下水治理等综合措施也在项目片区同时动工。“我们治理理念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以前是修修补补,土地整治、水利设施、道路建设各归各;现在是扯块新布做新衣服,把单个项目治理变为综合治理,整合国土、水务、交通、农业、林业多方面力量,要把废弃地变成农民增收的‘钱袋子’。”徐光庆说。

C 反思

当年赚的钱

不及今天的治理费用

一期工程带来的显著变化,让不少人都说“大树村又活了”。

泸州市国土资源局局长黄勇给记者算了笔账:一期工程治理面积5.691平方公里,算上中央、省、市和县各级财政的拨款,共投入资金1.5亿元。

“大树磺厂当年带来的经济效益,远远不如今天治理的花费。”黄勇不无痛心地表示,按照现在的治理方式,整个落卜片区的矿山地质环境治理需要5亿元的资金,远超当初规划的2.2亿元。

这么大的资金缺口如何解决?黄勇说,以国家地质环境治理为基础,盘活现有的土地治理、水利、农业、交通等政策,打捆开发,集约使用资金。另一方面,积极引进民间资本。已经有一家泸州本地的苗圃公司看上了河西整治出来的土地,甚至提出待河东复垦后能够一并投资。 黄勇坚定地认为,再也不能片面追求经济指标而盲目开发矿山资源了。“开采技术非常落后,废弃物对地面环境污染严重。而开采过程中一旦打穿地表层,将严重污染地下水,形成黄矸水。对矿石的综合利用技术目前也比较落后,总的来说就是利用少、浪费多。”黄勇坦言,尽管曾经中毒很深的大树村,逐步“活”过来了,但内体的毒害——严重污染的地下水的治理尚无法根治,“叙永一带是喀斯特地貌,地下水污染之后就会到处乱窜,黄矸水的治理目前还是一个世界级难题,要让大树河变绿,我们这一代人是看不到了。”

张容这样的村民,也许说不出多少道理,但有一点很肯定,“如果谁再来炼磺,我拼了老命也要挡!”

 

编辑: 陈明鸿
标签: 大树村 久源 开发矿山 一片 磺厂
相关新闻

联系本网:电话 028-86968903 传真 028-86968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