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矿山地质环境治理样本调查:大树村生死裂变

发布时间:2014-03-31 08:40:21
来源: 四川日报


  因为曾经的“辉煌”,大树村“死”了;通过现在的治理,大树村又“活”了。

我们今天向各位读者讲述大树的故事,因为大树人的经历具有标本意义。在四川,在中国,不止有一个大树村。

大树村的教训很惨痛:要弥补当年犯的错,得花数倍的钱,使上数倍的力。对照今天的账本,当年的所得究竟能不能算效益?这不仅仅是短期利益与长期利益如何平衡的问题,更是发展观的问题。

大树村的故事是种警示:发展,要算好经济账,还要算好环境账,尤其要算好人的账! □本报记者 彭久源 许静 方圆

南北走向的大树河,将叙永县落卜镇切为两半。3月初,记者站在河西侧山坡,一眼望去,河面不到30米宽,两岸的光景大不一样:脚下绿意盎然;河东岸,几座高五、六十米的巨型矿渣山,在阳光下反射着惨白刺眼的金光。

“你们是做啥子的?是不是又要烧磺?再敢来烧磺,信不信锤你们?”几位农民发现我们操着外地口音,立刻放下手中的活儿,警觉地盘问起来。

当地村民为何“谈磺色变”?今年60岁的村民张容愤愤不已:“当年的大树磺厂,挖硫铁矿炼硫磺,把整个大树村都弄得像对岸一样寸草不生。好不容易才见了点绿色,哪个还会允许再有人来破坏?”

在叙永县国土资源局党委副书记徐光庆看来,矿山环境治理,是大树村起死回生的关键。

A 中毒

土法炼磺

图一时之利换来遍体鳞伤

当年落卜镇大树村的大树磺厂,在叙永、在川南都大名鼎鼎。建于上世纪五十年代的这个市属大型化工企业,凭借当地的硫铁矿资源,一度成为全省最大的炼磺厂,“养活了全县70%吃财政饭的。兴盛时期,矿山职工和家属有一万多人,方圆十几里都是磺厂的人,那叫一个热闹!”曾任大树磺厂分厂支部书记的刘元庆,对曾经的辉煌仍记忆犹新。

然而,落后的土法炼磺,当时虽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效益,却也留下了自今难消的后遗症。村民恐惧三个“一片”:早上炉子生火,一片浓浓黑烟;山上寸草不生,一片光白;几十里地,天空一片黄烟缭绕。褐黄色的磺烟遇到降雨,会形成酸雨降入地表,使土壤呈酸性,破坏植被和土质。

“土地含硫量超高,即使关停了20多年了,但到今天部分土地的PH值仍只有3.5,呈严重酸性。不仅寸草不生,不能种地了,地下水也被严重污染,还有地表塌陷等后遗症。”徐光庆介绍,每年雨季,废弃矿渣堆都要出现滑坡、崩塌等矿山地质灾害。

“整个厂区大多数人都患上了肺气肿,很多人晚上都睡不着觉,不停留鼻血。”刘元庆自己也深受其害。

大树村中毒了!

编辑: 陈明鸿
标签: 大树村 久源 开发矿山 一片 磺厂
相关新闻

联系本网:电话 028-86968903 传真 028-86968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