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改革首提国民共进 知名民营企业家有意试探

发布时间:2014-03-13 10:23:30
来源: 证券时报网

因为经营效率问题,国有企业一直备受诟病。但是,经营效率不高,企业管理者最多承担经营不善的责任,但如果在推行混合所有制中出现差池,则会有国有资产流失的风险,这也是众多国有企业管理者最为头疼的问题。

今年全国两会召开之前不久,中国石化的一份公告在社会上引起巨大波澜。

公告所发议案是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之后,真正具有实质性意义的国企改革案例。根据议案,该公司董事会同意在对中国石化油品销售业务板块现有资产、负债进行审计、评估的基础上进行重组,同时引入社会和民营资本参股,实现混合所有制经营,社会和民营资本持股比例将根据市场情况厘定。

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优化国有经济布局和结构,加快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建立健全现代企业制度和公司法人治理结构。李克强称,增强各类所有制经济活力。坚持和完善基本经济制度。完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准确界定不同国有企业功能,推进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

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应当是未来一段时间国有企业改革重头戏。参加今年两会的代表委员,纷纷就此问题建言献策。证券时报记者在今年全国两会采访中发现,关于这一问题,无论是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当前阶段对于混合所有制的态度仍较为谨慎,不过也有不少知名民营企业家表示有意试探,期望实现国民共进。

混合所有制不是分田分地

虽然在实践当中已经有所探索,但混合所有制经济只是近期才出现在重要文件中。实际上,对于如何理解混合所有制经济,目前尚无共识。比如,有一种声音就认为,混合所有制就是“国资退、民资进”,有人甚至认为是变卖国有资产。

对此,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黄淑和表示,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国有资产布局结构的调整,是企业国有资产的重组整合,是利用民间资本来发展国有资本的一个机会。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意义在于用少量的国有资本吸引更多的民间资本,来放大国有资本的功能。多种资本形成优势,有利于企业的发展。更重要的目的在于,国企引入战略投资者,形成好的组织框架,完善治理结构,建立起适应市场竞争的企业运行机制。“将来国有企业的发展,必须走市场化、国际化之路,否则没有出路。”

全国政协委员、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称,现在社会上存在一种误解,认为现在很多国有企业都已经变成了混合所有制,因为投资主体多元化,觉得基本上沿着现在的路子就可以。

厉以宁表示,混合所有制实际上是一个改革问题,已经进行的国有企业改革的确取得了不小的成就,但远没有达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立以后所希望达到的目标。关键问题不在持股主体的多少,而是资本是否能够发挥现代企业的作用。现代企业制度的建立要靠法人治理结构的完善,混合所有制建立的过程中实际上就是把法人治理结构真正完善。

全国人大代表、新兴际华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明忠分析说,加快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就是加快市场化进程,加快市场化进程可以从三个方面来理解——体制机制的市场化、人的市场化和资源的市场化。

刘明忠说,市场化就是要完善法人治理结构,特别在机制上真正建立各级人员能上能下、收入能增能减、人员能进能出的机制,这个机制必须按照市场去运转;人的市场化必须要公开向社会招聘,走国际化的道路,企业要成为国际化公司,不仅人才要市场化,而且待遇要市场化;资源的市场化一方面要吸收中央企业、国有企业技术创新、管理创新和资金方面的优势,也要吸收民营企业市场快速反应和创新意识强的优点。

国企和民企的各自忧虑

因为经营效率问题,国有企业一直备受诟病。一项研究显示,2001年至2008年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名义利润总额中,如去除各种补贴等收入,平均的真实净资产收益率为-6.2%。但是,经营效率不高,企业管理者最多承担经营不善的责任,但如果在推行混合所有制中出现差池,则会有国有资产流失的风险,这也是众多国有企业管理者最为头疼的问题。

一位大型电力央企掌门人在今年两会上说,他所在的企业拥有230万名员工,作为国有企业,责任重大。经过五六年的清理,原有的多种经营企业基本清理完毕,之前存在的各种职工持股逐步清退。“往好了说,这是为了健康发展。往差了说,这是为了企业安全,其实是一场苦肉计”,他最担心的是牵扯到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

这位央企负责人此前在地方任职,有一段时间,他所在的企业在多种经营过程中推行员工持股,后期在引进投资者时被媒体质疑国有资产流失,引起了很大轰动。经过有关部门的调查,事件最后风平浪静,也没有任何人受到处分。“本来是很好的改革措施,但在外界的压力下只能中断。所以现在一听到改革,心里就害怕,因为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位负责人也承认,担负着这么多人的生计问题,国有企业非常难做,十分需要改革,不改革没法解决问题,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是一个发展方向,可现在根本不敢做,就怕将来出问题。

国有企业意兴阑珊,民营企业也有畏难情绪,全国政协委员、福耀玻璃工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曹德旺在谈到这一问题时风趣地说:“我没有钱,我也不敢。它的本钱太大,我的太小。它说增资,比如动辄增资100亿,我能占多少股份呢?你抓一头鲸扔到锅里,叫我撒一把盐巴,我没有那么多钱买盐巴啊。”

对于民营企业的谨慎态度,全国政协委员、中石化董事长傅成玉认为,有两个方面原因:第一,国企和民企之间沟通不够,信息不对称,民企往往认为国有企业管理水平不高;第二,国企本身的确有缺点,改革的目的就是把劣势去掉,把市场机制、把民营企业好的机制学过来。

关于如何看待混合所有制经济中国资与民资的关系问题,刘明忠称,民营资本进入不意味着混合所有制影响国有经济,相反混合所有制经济发展,还将进一步放大国有资本影响力。他认为,资本多了,企业可以在技术创新、市场创新上走出一条路子,真正发挥国有、民营各方面的优势,尽快推向国际,真正成为国际化企业。

民营资本正能量

并不是所有民营企业家都有“门第观念”,全国人大代表、正泰集团董事长南存辉就表示,看待混合所有制问题,首先需要有理性思维和积极心态。他说,很多民营企业感觉国有企业要吃掉自己的企业,所以民营企业要求控股,因为国有企业的体制机制不灵活。但理性地想,国有企业此时也想整合资源,民营企业的优势就是可以整合资源。

南存辉表示,国企和民企优势可以互补、资源可以共享,国民共进的时候是可以共赢的。“混合所有制是我国将来大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体制创新,但是现在有很多人因为没有在第一线实践,不理解也不了解,批评的意见声音还是比较多的,我觉得应该用理性的思维来对待这个问题。”

在全国政协委员、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看来,民营企业在混合所有制中的主导地位还是比较重要的。他说,复星参与国企改制已有20年时间,基本上都比较成功,但也有一些教训。其中很重要的一条是在改制中,如果民营企业不能主导经营权,还是按照原来的方式,改革肯定是不成功的,所以外界对混合所有制有这样一种担心是客观存在的。

郭广昌说,民企的资本毕竟没有那么雄厚,国企又不愿意放弃控股权,如果实行混合所有制后,在经营权上没有以市场为导向和以民营企业为主,改革的效果可能不会很好。要解决这一问题,可以用一种创新的模式,比如现在杭州的实践,未来的国有资本不再是管国企,而是管国资,站在国资增值保值的角度,从稳定收益的角度去考虑问题。民营企业更多是站在一种经营者的角度,通过注入活力把企业做得更好,从而获得更好的收益。

至于外界担心的国有资产流失问题,郭广昌认为,应该从过程的透明和规范上下功夫,世界各国的国企改革,都应该坚持一样的原则,就是要规范、透明、公平,这是非常重要的。国企改革不是价格高低的问题,而是应该通过规范、透明的程序化,通过程序的公平来保证结果的公平。

郭广昌在今年的提案里也提到,应该有职工参与的一个监督委员会存在,这样可以保证过程是透明的和规范的,最后结果也是公正的。

首次提出国民共进

关于国企改革,耳熟能详的不是国进民退就是国退民进,在新的改革方略中,决策层的部署应当是国民共进,而要实现这一美好愿景需要国资与民资共同努力。

对于国企改革之难,国资监管者心知肚明。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黄淑和说,国企改革需要配套改革,但配套改革还是非常迟缓。比如说“三项制度(即劳动、人事、分配)改革”是最基础的改革,现在国有企业好多都改不下去。同样产品、同等条件,民营企业千把人就能干,国企要好几千人才能干。这些富余的人,为了社会稳定,国企往往又很难把他们裁掉。“三项制度改革”都做不到,其他改革怎么深化?

黄淑和说,国有企业历史包袱太重,还有大量历史遗留问题尚未解决。再比如,新三会(股东会、董事会、监事会)与老三会(党委会、职代会、工会)的关系怎么处理?西方国家国企不存在这些问题,中国国企就存在。

因为面临重重困难,国企的当家人自然要做足准备。全国政协委员、中石油董事长周吉平说,要积极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工作,打破垄断、引入竞争、加强监管。他说,这存在分类施策的问题,因为石油产业链的上中下游差异很大,处在不同的阶段,也有不同的承受度。中石油将在这方面做好顶层设计,然后分步骤实施。符合整体能源战略方向、符合整体勘探发展方向的会积极推进。

据周吉平介绍,目前中石油正积极推动在西部,特别是新疆的勘探开发领域试点工作。中石油计划拿出较大面积的区域,在新疆的三大油气盆地——塔里木、吐哈和准噶尔,与民营资本合作,加快勘探开发的进程。具体方式是合作为主。

“合作与合资不太一样,合作的模式是现成的,也就是产品分成模式,这个模式是成熟的。在产品分成模式下成立决策机构——联合管理委员会,在管理委员会下,由一个作业公司具体操作”,周吉平说,“作业公司可以在当地注册、在当地交税,促进当地发展。产品分成模式,将是现阶段积极推进混合所有制最有效的方式。”

全国人大代表、正泰集团董事长南存辉说,国有资本规模庞大,民营资本玩不起资本的游戏,但可以发挥技术优势、体制优势和创新优势。他透露,正泰集团和中石化建立了战略联盟,利用自己的优势帮助中石化实现引进技术的国产化和服务快捷化,降低国有企业的成本和提高效率。另外,正泰集团还同国家电网合作到国外建光伏电站,国有企业海外投资要走报批程序,民营企业有决策周期短的特点,可以弥补国有企业的不足。

郭广昌表示,如何规范国企改革的问题,如何避免国有资产不流失的问题,如何让国有资本和民营资本相得益彰的问题,这些都是可以讨论的问题,“不是我对你就错,我打倒你才能成为英雄”。应该走向智慧的融合,通过探讨来找到解决问题的方式和方法。

编辑: 李旭
标签: 国企改革 改革方略 民营资本 国企改制 混合所有制经济
相关新闻

联系本网:电话 028-86968903 传真 028-86968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