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日报网 > 经济> 深度> 正文

凉山“土豪村”千万分红背后藏风险

发布时间:2014-02-13 08:47:47
来源: 四川日报

建设村利用流转土地建起连排民居。

1月14日,冕宁县农旺种养殖专业合作社分红。

核心提示

1月14日冕宁县复兴镇建设村的一次“高调”分红,被舆论推向风口浪尖。分红资金从哪里来?高额分红的真正动机是什么?村民的投资收益是否可持续?一系列问题成了大众关注的焦点。

记者调查发现,焦点问题都涉及合作社的规范运行问题,而解决问题的关键是做实两条“腿”:提供必要的资金和专业人才支持。

一条入户水泥路从冕宁县复兴镇建设村二组延伸到五组,路两边是星罗棋布的村庄。春节前夕,1月24日,记者来到建设村四组李美菊家时,她正向村民摆谈一件遗憾事:“我家那两万元钱晚了两天,没入成股,明年只能眼看着别人分红。”

最令李美菊羡慕的,是今年1月14日冕宁县农旺种养殖专业合作社的分红——全村340户农户分享了1300万元的现金,最多的一家分得30余万元。

因为这次“高调”的分红,冕宁县建设村被舆论推向风口浪尖。羡慕的很多,质疑的也不少。分红资金从哪里来?高额分红的真正动机是什么?村民投资是否可持续?一系列问题成了大众关注的焦点。记者近日调查发现,焦点问题都涉及合作社规范运行问题,而解决我省像凉山州这样相对贫困地区的合作社规范发展问题,关键是做实两条“腿”:提供必要的资金和专业人才支持。

A、1300万分红真的是投资项目赚的吗?

其中含156万元的土地流转租金和93万元的风险金补偿,两大项目履约压力大

与李美菊同组的周红珍,近来心情大好。“去年分红4000元,今年发狠又入股2万元。”正在家门口水渠中洗衣的周红珍说。

经冕宁县农旺种养殖专业合作社监事金开勤证实,1月14日,合作社2013年分红1300万元。其中有156万元分红款,实为村民1040亩土地的流转租金。此外,村民在3个实体中总共投资入股5720万元,分红1144万元,利润达20%。

金开勤提供的分红账目如下:

建设村将村民自愿流转到冕宁县农旺种养殖专业合作社的1040亩土地,通过大户承包的方式流转到大户统一经营,按1500元/亩价格,大户共上交土地租金156万元。

建设养殖专业合作社出栏能繁母猪650多头,出栏肥猪6000多头,出售良种仔猪4500多头,获纯利280多万元。上交合作社投资分红款260万元,还余20多万元盈利。

建设沙场通过开采沙石和大型机械租赁等,实现盈利300万元,上交合作社投资分红款299万元,自留盈余1万元。

洪元实业开发有限公司三合电站盈利492万元,上交合作社投资分红款585万元,其中不足部分的93万元动用合作社风险资金弥补。

总计:2013年,建设养殖专业合作社、建设沙场、洪元实业开发有限公司三合电站共上交投资分红款1051万元,动用冕宁县农旺种养殖专业合作社风险资金93万元,种植大户上交土地租金156万元。合作社最终实收分红资金1300万元。

根据记者的理解,要确保村民入股资金每年20%的分红,所投资的三大项目的经营压力是比较大的。其中两大主力项目,建设沙场在上交分红款后,仅余1万元微利;三合电站的盈利在全部上交后还不足以应付分红承诺。这种高分红方式将来能走多远,从目前的盈利状况看有不确定性。

B、高额分红会不会遭遇资金链断裂?

4年协议期只余一次分红应无问题,以后入股将盈亏共担,不承诺高分红

据记者调查,自2010年9月召集村民入股后,2011年至2013年,冕宁县农旺种养殖专业合作社分别给村民分红500万元、800万元和1300万元,入股资金回报率每年达到20%。这引起不少人质疑:不管是农业投资还是水电站投资,利润很难保持在20%,建设村是如何做到的?

“2010年合作社成立后,经过社员代表大会决定,我们确定了开展种植、养殖、投资三项业务,盘活村民闲散资金。”金开勤介绍,合作社下属成立了建设沙场、建设养殖专业合作社,合作社与这两个组织签订了为期4年的合作协议,要求不论经营如何,保证每年返还村民投资金额的20%用于分红,此外合作社与洪元实业开发有限公司三合电站签订了同样协议。

为确保兑现村民投资能有20%的分红,2010年,拥有建设村村支部书记、冕宁县农旺种养殖专业合作社理事长、4座水电站控股者三重身份的金洪元,与村民金鸥、金洪成等先富者共同筹资1000万元,作为合作社风险资金。“一旦投资失败无法提供分红,就用这1000万元作为偿还资金。”金开勤说。

金开勤称,2013年村民5720万元投资中,合作社吸纳入股的村民自有资金3700余万元,其余1900余万元是金洪元以个人股权作抵押担保,帮助贫困农户从银行获得贷款,农户利用贷款资金发展产业,赚来的钱再投资入股。

高额分红会否遭遇资金链断裂?对此问题金洪元解释,有1000万元风险资金作保,冕宁县农旺种养殖专业合作社已经兑现3次分红,还有一次分红,应该没有问题。“今年9月,合作社与三个组织签订的保底分红协议即将到期,此后,合作社将遵守入股自愿、退股自由、盈利分红、亏损共担的原则进行运作。”金洪元说,经过4年过渡期,建设村土地流转基本完成,利用离县城近、靠近雅西高速、阳光充足、水果出产丰富等优势,发展乡村生态旅游创收,将逐渐成为合作社新的盈利增长点。

C、建设村模式能走多远?

这个合作社没有一本完全规范的财务账簿,健康规范运行需专业人才支持

今年1月16日至20日,建设村又有97家农户向合作社新增入股508万元。在这次增资入股中,“完全实现土地流转的、支持新农村建设土地附着物受到损害的、60岁以上的”这三种人,与往年一样,获得优先入股的机会。

金洪元解释了出台这个规定的原因:前两条为了鼓励村民支持新农村建设,最后一条鼓励村民孝敬老人。

在建设村,入了股的欢欣鼓舞,像李美菊这样没入股的只有等待下一次机会,他们似乎都不太担心入股的资金有无风险。但很多网友有这样的质疑:合作社是否涉嫌非法集资?

凉山州委农工委主任宋福猛认为,合作社投资只要限定在特定对象——合作社成员之间,就不是非法集资。

记者从冕宁县委农工办了解的情况是,冕宁县农旺种养殖专业合作社社员的入股资金,通过合作社成员代表大会决定,分别有1300万元、1495万元、2925万元投入了合作社下属的建设养殖专业合作社、建设沙场、合作社成员金洪元的洪元实业开发有限公司三合电站,而且20%分红的条件明显对村民有利。“金洪元为自己企业圈钱的说法不成立。”冕宁县委农工办主任高祥开认为。

提醒村民注意风险的,还有农民专业合作社法起草参与者、浙江大学中国农村发展研究院教授徐旭初。他认为,冕宁县农旺种养殖专业合作社这个案例值得关注,它代表了贫困地区发展合作社的一种方式。如果社员一致同意,合作社搞投资是没有禁止规定的,但合作社要让农民更加积极地参与管理、更加充分地认识风险。

省社科院专家郭晓鸣认为,合作社发展产业不应仅局限于农业,可以是综合性发展,涉及领域可包括金融投资、养老产业等方面。

“虽然大的原则问题没有,但需要规范的问题不少。”高祥开对冕宁县农旺种养殖专业合作社的评价可以找到很多注脚。冕宁县工商局提供的登记信息表明,该合作社登记业务经营范围为种植业、养殖业,而实际上,合作社的业务不只是这些。

凉山州农村信用联社股份有限公司冕宁信用社主任田江涛介绍,虽然有规定,贷款不能用于资本性投资,但建设村仍有村民将银行贷款直接用于投资。记者采访冕宁县农旺种养殖专业合作社发现,该社没有一本完全规范的财务账簿。

即使如此,冕宁县农旺种养殖专业合作社仍然获得了2011年、2012年“省级示范社”称号,且在高祥开看来是实至名归:“在冕宁县,比冕宁县农旺种养殖专业合作社更好的合作社难找。”

宋福猛介绍,经过多年发展,截至2013年底,凉山州有农民专业合作组织2570个,其中,工商登记仅1259个。“经过登记的专合组织有部分都难以完全规范经营,未登记的问题更难免。”宋福猛说。复兴镇3个合作社,仅冕宁县农旺种养殖专业合作社一直运转正常,其余两个合作社名存实亡。

分析合作社难以规范有序运行的原因,宋福猛认为,一是资金不足,二是人才匮乏。

“合作社仅靠自身规范发展,不但缺资金,更缺懂法律、会财务的专业人才。”金洪元如此感叹。为了解决村里专业人才缺乏问题,2013年12月15日,建设村与四川农业大学园艺学院签订合作协议,后者将提供果蔬、花卉等领域的新技术服务,而法律、财务等方面的咨询服务,双方还在对接洽谈中。

编辑: 李旭
标签: 冕宁县 建设村 乡村生态 专业合作社 分红方式
相关新闻

联系本网:电话 028-86968903 传真 028-86968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