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政府债务刚性兑付压力加大 融资平台面临三大风险

发布时间:2014-04-02 08:51:48
来源: 新华网

受我国宏观经济增速放缓、土地和房地产市场调整,以及地方财政收入增速回落等因素影响,地方政府债务结构性矛盾凸显、风险分化。总的来看,地方政府债务呈现信用下沉、风险上移的趋势。中诚信国际认为,目前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自身信用不断向政府信用靠近,信用风险也可能从平台个体向地区风险和宏观系统性风险迁移,高层级政府的信用风险不断累积加大。中诚信国际判断,虽然地方政府债务导致的宏观系统性风险仍在累积叠加,各级政府信用也在不断预支,但风险总体可控,预计刚性兑付仍将是近期融资平台博弈各方能接受的最大公约数。

⊙闫文涛 李燕

信用下沉趋势明显

从地方政府债务发债主体看,信用下沉的趋势明显。2013年底公布的政府性债务审计结果显示,相较于2010年底,截至2013年6月底,全国省级、市级和县级政府债务的平均增速分别为14.41%、17.36%和26.59%,低层级政府债务的总体增速均高于上一层级政府的增速,信用资质存在较为明显的下移趋势;此外,从各省内部省市县乡四级政府债务占比构成情况看,广东、江苏、山东、上海和浙江等经济发达省份省级债务占比普遍较低,而市级和县级政府债务占比普遍较高,其中浙江省级债务占比最低仅为2.62%,但市级和县级债务占比却高达30.47%和62.30%,经济发达地区的政府债务信用下沉较为普遍;但对于山西、宁夏和青海等中西部省份,政府债务主要集中在省级层面,其中山西省级债务占比高达62.44%,而市级和县级政府债务较小。此外,在信用下沉的同时,低层级政府的债务情况尤其值得警惕:截至2012年底,全国有3个省本级、99个市本级、195个县级、3465个乡级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率高于100%,超过100%的市级政府中分布在云南的最多达7个,分布在广东、广西、河北、山西和四川的均有6个,差距不大;而超过100%的县级和乡镇政府的分布则有明显的差异,其中四川、内蒙古和贵州分别有30个、29个和25个县级政府超过100%;乡级政府债务率超过100%的分布为,四川最多有634个、湖北有443个、湖南有293个、河北252个;四川省内的县级和乡镇级政府债务压力均位于全国首位。低层级政府由于其财政收入来源更为单一、灵活度较差使得其债务风险也更为严峻。

融资平台面临三大风险挑战

在地方政府债务信用下沉的同时,地方政府融资平台面临的风险也不断凸显。中诚信国际认为,中国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普遍面临着信用风险、流动性风险和市场风险三大风险挑战,其中尤其值得关注的是以土地和房地产价格为代表的市场风险及融资平台再融资能力的连续性。政府性债务审计结果显示,大部分省份债务期限结构偏短,今明两年部分省份到期债务高达60%,但资金使用上,市政建设和交通运输仍是各省份主要的资金投向,资金使用期限较长,债务期限与资金使用期限错位加剧;此外,部分省份承诺以土地出让收入偿还的债务占比高达50%以上,土地和房地产市场走势对债务的偿还影响很大;最后,不同地区债务压力分布不均,债务率高企的地区,其政府债务风险较大。

具体而言,信用风险方面,作为最主要的政府性债务举债主体,大部分融资平台的资产效率较低,自身现金流创造能力不足,如不考虑外部支持因素外,部分融资平台自身的信用资质确实不容乐观。实践中,基于融资的需要以及资产注入的可操作性,地方政府通常向融资平台注入的资产主要是土地使用权、市政道路管网等。但由于土地出让受制于国家土地和房地产调控政策影响较大,其资产的流动性也受限较多;而道路管网更因为其社会公益性的特征,流动性更差。此外,从大部分融资平台资产负债表的资产端分析可以看出,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账款是除土地资产外,融资平台的第二大资产,且其中主要是应收政府和其他平台公司的账款。根据中诚信国际对公开市场发行的774家平台公司统计,无形资产、存货、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账款等资产在总资产中的比重在50%以上的达到407家。

流动性风险方面,在利率市场化趋势、宏观审慎监管框架逐步形成以及互联网金融等多重因素的作用下,社会融资利率中枢上移,并可能在一定时期内保持高位运行,宏观流动性风险增加;就平台公司而言,其面对的融资成本压力除了上述因素外,还面临城投债风险定价重估的压力。宏观金融环境和城投债风险重新定价的两种因素交织将可能进一步推高政府举债主体的融资成本,弱化其偿债指标,使得流动性风险进一步承压。

市场风险方面,土地市场、不动产登记、房地产税等改革的推进将使房地产市场,尤其是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市场面临降温的风险,可能对政府举债主体以及地方政府财政收入带来冲击。

编辑: 陈明鸿
标签: 风险隔离;融资平台;政府债务;地方债务;平台公司
相关新闻

联系本网:电话 028-86968903 传真 028-86968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