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凯生:民营银行未必能赚大钱和破解融资难融资贵

发布时间:2014-03-31 08:29:11
来源: 新华网

中国银监会特邀顾问、工行原行长杨凯生30日做客第三届岭南论坛时,对民营银行、利率市场化、银行封杀支付宝等热点问题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杨凯生认为,民营银行有三大误区需要注意:第一,民营资本发起设立银行,是否可以赚大钱;第二,是否可以解决自身融资难的问题,第三,是不是可以有效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银行是不是暴利行业,舆论一直在谈论。杨凯生指出,经分析比较银行业和制造业的资产利润率和资本回报率发现,规模以上工业制造业的总资产是银行业总资产的1/2,但规模以上制造业企业利润总额是银行利润总额的3倍。也就是说,银行业的资产利润率比工业要低,这说明银行是高度规模依赖型的,杠杆率比较高。

“投资办银行,想获得较高的利润和回报,必须将银行办到一定的规模,但又带来一个问题,达到一定规模时就会受到资本的约束,” 杨凯生说,民营资本腾挪资金到金融业,需要把控宏观和微观的问题,不能简单化地来看。

杨凯生同时认为,民营银行不一定能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一方面,企业通过自己办银行解决自身融资便捷的问题,恐非简单。“因为监管法规中,对贷款人是有特殊的规定,规定得非常的严格,要比成为银行的股东规定还要严格,要想从自己办的银行中获得更多的贷款是不可能的。”但解决融资难的问题,多设置金融机构是有帮助的。

另一方面,民营银行对于融资贵的问题,作用恰恰相反。“无论是中国的统计数据,还是国际的统计数据都证明,银行贷款利率水准的高低和银行的规模基本上是成反比的。”他说,大银行贷款利率平均是6.35%,12家股份制银行是6.45%,城乡银行是7.5%,小额贷款公司高达16%。

对于利率市场化会否降低银行利差的问题,杨凯生说,利差水平的高低,固然与利率市场化有关系,但并非简单的线性关系。从国际上的数字来看,早已利率市场化的美国,利差水平目前比未完全市场化的中国银行水平还要高;而早已利率市场化的日本等地,其利差水平要比中国银行的水平低。

他说,利差水平还跟不同的市场环境,不同银行的资产结构、负债结构,以及不同银行的管理水平有关。但利率市场化是国际金融市场上统一的取向,为进一步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加快利率市场化是必须的,也是应该的。

提及支付宝问题时,杨凯生否认银行封杀的提法。他说,银行采用降低支付限额的办法,是将原来银监会规定的小额要求具体地定量化,使支付的快捷方式受到了限制。但如果是通过银行的网银和银行卡将资金充值到支付宝,是不受限制的。这些办法并不影响投资者投资余额宝,投资者可以通过自己的风险偏好,进行投资。

杨凯生同时否认余额宝影响银行利益的说法。“实际上余额宝95%投资于银行的协议存款,也就是说这个资金还是在银行体系的,不影响银行的流动性。”他说,这只不过是造成不同银行之间的问题,有的银行愿意以较高的成本吸收存款,有的不愿意,出现了银行结构的变化。总体来说,资金还在银行,没有流出银行体系,没有对银行造成根本性的冲击,因此,说银行着急了是不对的。

编辑:
标签: 利率市场化;利差水平;民营银行;支付宝;银行体系
相关新闻

联系本网:电话 028-86968903 传真 028-86968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