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领军企业陷产权纠纷 百亿虫草产业阻滞不前

发布时间:2014-03-26 09:31:18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西宁3月25日电(记者吕雪莉 陈国洲)截至目前,青海省冬虫夏草特色医药产业领军企业——青海珠峰虫草药业有限公司因产权纠纷濒临停产已一年半。珠峰药业拥有冬虫夏草菌丝粉这一国家一类新药核心技术专利权,与其技术一脉相承的华东制药虫草菌丝粉胶囊年销售达15亿元,专家评估其孕育的虫草特色产业价值超百亿元。然而,产权纠纷致使企业停步不前,核心技术发展受挫,严重影响了冬虫夏草这一我国特有的青藏高原特色医药产业的发展。相关人士呼吁尽快厘清产权纠纷。

产权纠纷使企业处停产边缘

2012年9月,青海珠峰虫草药业有限公司发生严重产权纠纷,10月,公司董事长王某的弟弟在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起诉与王某存在公司产权纠纷,法院随即冻结珠峰药业银行账号等资产,公司陷入停产边缘。

珠峰药业董事长王某是青海省政协委员、青海省民建副主委及中央联络员、青海省民营企业家协会副会长和青海省冬虫夏草协会常务副会长,这一事件因为其特殊的身份震动青海医药行业。

据了解,珠峰虫草药业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王某聘请的评估公司报告显示,珠峰药业资产价值超2亿元。其中原专利持有人沈南英持股比例为0.3%,王某及由其妻子担任法人的西宁海科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有99.7%的股份。

王某弟弟起诉称,自2005年起自己以各种方式向珠峰药业注资累计7791.76万元。出于公司资产安全、经营管理及个人家庭问题等方面的考虑,将其持有的珠峰药业股权分次全部显名在同胞哥哥王某名下,自己作为隐名股东,负责公司投资、重大决策及财务、人事管理。自2012年10月起,王某弟弟的实际股东权利及对公司的决策权、经营管理权被剥夺,据此向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确认其在青海珠峰虫草药业99.7%的股权。

王某称,珠峰药业公司自2005年建厂至今,自己从始至终都是实际投资人,从公司职务、注册信息、投资账目、对外往来中都能清晰的看到,自己是公司实际控制人,而且一直负责公司经营决策。弟弟在珠峰药业最高职务仅是负责销售的副总经理,要求法院对于弟弟的起诉不予支持。

2013年11月26日,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确认王某弟弟对珠峰药业公司具有实际的投资和管理行为,判定兄弟二人各占公司50%的股权。判决后,二人均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

百亿虫草特色产业发展受阻

珠峰药业是青海省冬虫夏草制药行业的领军企业之一,拥有冬虫夏草菌丝粉制药核心技术,其研发的药品“白令片”已获国家一类新药批复,对于青发展冬虫夏草特色医药产业意义重大。产权纠纷不但给珠峰公司本身带来巨大损失,而且影响到青海省在该领域发展特色医药产业的整体规划。

据王某介绍,公司发生产权纠纷前,珠峰药业的拳头产品“白令片”已在广东、云南、浙江、上海、北京、辽宁等近20多个省市的药品采购集中招标中中标,获得广泛的市场准入资格。然而,纠纷发生后,企业资金被银行冻结,生产处于停滞状态,药品销售依靠库存,销售地从20个省萎缩至5个省,企业处于艰难维持状态。

珠峰药业的产权纠纷给冬虫夏草制药领域的发展造成不良影响。首先是公司专利问题。王某弟弟称,目前自己是珠峰药业核心产品“白令片”的专利技术持有人,由于与王某间的产权纠纷,他欲撤销对珠峰的专利授权,而冬虫夏草菌丝粉的专利研发也陷入停顿,冬虫夏草产业的两项核心技术和依托技术打造产品、产业链条以打造特色中藏药产业的机遇一度错失。这些不仅是企业和个人的损失,更是地方特色经济发展的损失。

另一方面,珠峰药业开拓的冬虫夏草菌丝粉相关产品拥有广阔的市场空间,产权纠纷影响了在该领域打造特色医药产业的发展规划。据了解,与珠峰药业产品专利一脉相承的华东制药所生产的的虫草胶囊,2013年的市场销售已超过15亿元,相似产品“金水宝”的年销售额高达30亿元。王某说,在发生产权纠纷前,珠峰药业已经在扩大生产能力,规划并实施了虫草菌丝酒、利用虫草菌丝废料生产的生物饲料等多个下游产业,可以实现产业的循环链条,计划在未来不久,年销售超过华东制药。

王某弟弟也表示,自己当初购买沈南英的专利建立珠峰公司就是看中这一领域孕育的广阔市场。他跑了三年市场,白令片在全国20多个省市的药品集中采购中中标。自己的专家团队已在冬虫夏草菌丝的药品配伍等领域有了新的突破,这将使冬虫夏草在药品应用中产生新的功效,和冬虫夏草原草产生市场差异化,孕育的市场价值超过百亿。

建议厘清产权助推虫草产业发展

就珠峰药业产权纠纷对冬虫夏草医药行业带来的震动,相关人士呼吁尽快厘清产权,助推我国特色医药产业健康发展。

“弟弟出钱、出力打江山,哥哥帮助管理。但管归管,这些始终都不是王某的产业。”王某的母亲孙淑杰说两个儿子闹纠纷让整个家族矛盾越来越深,她证实了王某弟弟在山东烟台、深圳、西宁经营化工材料、医药公司创业积累资金的过程,并证实是弟弟通过同学沈沉了解到其父亲沈南英所掌握的虫草专利技术,由此萌发了投资办厂的想法,同时证实珠峰药业的全部投资由弟弟支付,由家庭会议决定让王某担任珠峰药业董事长。

“因为我和父母亲都要王某把公司还给弟弟,王某请了黑社会威胁我们,砸了我的车。”王某的姐姐王健说。

西宁市城东经济开发区金桥路派出所教导员王亮证实在今年3、4月份确实有社会闲散人员冒充珠峰药业公司保安,携带砍刀、棒球棍等,阻止王某弟弟及其父母、姐姐进入珠峰公司。

目前,该案件已持续15个月,王某希望二审法院能够尽快审理此案。他对法院以低于珠峰药业实际资产价值的抵押物冻结了珠峰主要资产提出质疑,建议法院能够尽快解冻资产,减少因此给企业带来的损失。王某说,因为珠峰药业资金被冻结,原本已经开工建设的生产线项目被迫停工,企业还拖欠160多名农民工600多万元工资无法支付,给社会稳定留下了隐患。

王某弟弟认为,从目前一审法院的审查来看,已经认定了其在珠峰公司的投资、管理等基本事实。因为珠峰公司发展牵涉青海省乃至整个虫草产业发展,呼吁相关部门,协调利益相关方理性对待,尽快使公司恢复运转。同时,希望相关部门能够协助法院,提供采证便利,排除干扰,尽快审结此案解决产权纠纷,助推我国虫草产业健康发展。

编辑:
标签: 产权纠纷;虫草;领军企业;王某;产业链条
相关新闻

联系本网:电话 028-86968903 传真 028-86968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