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建长江上游航运物流中心 川滇黔区域抱团突围

发布时间:2014-03-26 08:04:22
来源: 经济参考报

资料照片

当依托长江建设中国经济新支撑带正在成为我国区域经济发展新的战略中心之际,位于四川、云南、贵州三省交界区域的8个城市,宣布将携手共建长江上游航运物流中心,借此推动长江经济带与西南开放桥头堡的有机衔接,深度开发攀西-六盘水地区的富集资源,并推动这一区域的生态文明建设。

长江经济带“放箭发力” 源头航运中心应运而生

长江是中国第一、世界第三大河流,历来被称作“黄金水道”。随着中国经济进入转型升级的“第二季”,长江流域的经济支撑作用越来越受到国家领导层的重视。位于长江上游的川南城市宜宾,瞄准了这一机遇。

宜宾是长江上游金沙江段和支流岷江的交汇点,也被称作“万里长江第一城”。“过去,长江上游航运主要指宜宾至宜昌段。现在我们提出,还应当将宜宾往上至攀枝花的800多公里金沙江也纳入长江上游的开发规划中。”四川省社科院研究员林凌说。

由林凌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我国流域经济与政区经济协同发展研究”课题组通过调研提出,开发金沙江下游,推动长江干流向上延伸800公里至攀枝花,并以宜宾为枢纽建设“长江源头航运中心”。这一构想为四川、云南、贵州三省八市州提出共建长江上游航运物流中心奠定了基础。

今年3月1日,四川省宜宾市、攀枝花市、泸州市、乐山市、凉山州,云南省昭通市,贵州六盘水市、毕节市等8个市州在成都签署了共建长江上游航运物流中心的合作共识,内容涵盖强化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优化生产力布局,构筑沿江城市群,兼顾航运与水电开发并重,流域开发与环境保护并重,建立长效合作机制等多个方面。

在同日举行的论坛上,来自三省八市州的政府官员与诸多专家围绕跨省合作各抒己见。他们设想,三省八市州应首先积极合作开展航道整治,将长江干流水富、宜宾、泸州至重庆航道由目前的三级提升为一级,进一步提升岷江、沱江、赤水河等长江主要支流航道等级,按三级航道标准将长江航道延伸至攀枝花,尽快实施水富至宜宾、向家坝至白鹤滩三大库区高等级航道整治及航运基础设施配套建设。

其次,要进一步提升铁路、公路的集疏运能力,构建以资源富集区和重要城市为节点的综合交通网络。

此外,这些城市也将在产业规划方面加强合作,重点发展装备制造、能源、钢铁、化工等产业,共建区域电网和园区,促进三省向沿江地区转移适合沿江布局的产业。

以航运促资源开发 激活区域发展潜力

三省八市州的政府官员及一些专家学者认为,主动融入长江经济带,开发金沙江流域,将从多个层面促进这一地区加快发展,改变乌蒙山区和少数民族聚居区的贫困面貌,将中国内陆最闭塞落后的地区和最发达的东部沿海连接起来,从而带动整个长江经济带的繁荣。

攀西-六盘水地区因丰富的能源矿产而被视作“西南金三角”。据统计,该片区开发的水能资源占全国的16%,煤炭资源产量占三省总量的67%,钢材产量占三省38%,同时这里还是我国钒钛、有色金属、稀土、钢铁等战略资源的富集区,然而却一直“养在深山人未识”。

“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滞后对经济发展制约极大,已成为当地产业发展的最大瓶颈之一。”林凌说,通过打造长江上游航运物流中心,沿金沙江、长江水路联运,可以解决大宗矿产资源的运输问题,根本激活攀西-六盘水战略资源区的发展。

四川宜宾市市长徐进表示,发展内河航运同时也将最大限度节约土地资源,减少能源消耗,降低环境污染,有效缓解资源环境压力。

长江上游航运物流中心的建立还将逐步改善三省的产业布局。以四川为例,污染严重的钢铁厂、化工厂、火电厂都布局在人口密度大、扩散条件差的盆地底部。“如果我们把盆地和长江联通,把盆地的化工、钢铁等污染性产业经过改造迁到沿江,那么就可以优化布局。”林凌说。

“长江全流域发展由长三角地区向上游推进的趋势十分明显。”长江水利委员会总工办主任姜兆雄认为,通过流域开发带动区域开发,并兼顾水力发电、航运、旅游三大目标,逐步形成辐射力强、关联度高的经济区。

同时,长江上游航运物流中心还将有助于打通从长江-金沙江经缅甸进入印度洋的陆海大通道,促进中国与南亚和东南亚的贸易往来,全面提升长江中上游地区向东南亚、南亚开放水平,强化云南建设面向西南桥头堡的通道功能和窗口作用。

创新合作待破题 顶层设计需加强

尽管三省八市州雄心勃勃,但长江上游航运物流中心的设想仍面临诸多现实挑战,特别是在区域分割的格局下,三省八市州亟需建立一套跨区域协调合作机制,以创新合作推动互利共赢。

首先,水富、宜宾、泸州等上游三个主要港口的吞吐能力均有待提升。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宜宾港集装箱吞吐量只有6万标箱,泸州港20万,而已经是长江上游航运中心的重庆港,去年吞吐量高达90万。

“长江上游新兴港口只有合力突围,打造西南的航运物流中心,才能在全国的航运竞争中占据一席之地。”林凌认为,要整合长江上游沿线港口资源,相关城市需要借鉴武汉新港的经验。

湖北省2008年整合武汉、黄冈、鄂州和咸宁四市港口成立武汉新港,仅两年时间武汉新港就实现了货运吞吐量翻番,一跃成为中上游首个吞吐量过亿吨的大港,效益远远超过了整合前港口效益的叠加。

林凌认为,可通过股份制的方法将上游港口组建为长江上游航运物流中心的统一港口,而且这个中心要与重庆港、上海港展开合作。

通过治理上游航道,从重庆到云南水富的每艘货船平均可以多装2000吨货物,但上游的水电站在建造时少有考虑通航需要,成为航道治理中的难点。

云南省昭通市副市长孔贵华坦言,地方政府在推动水电站改造上并不顺利:“溪洛渡电站没有建设转运的设施,我们经常呼吁,但是我们一个城市的声音太弱。”凉山州州长罗凉清说,目前发电企业从建设成本考虑,对当地通过打通航道带动经济发展的构想并不感兴趣。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谷树忠认为,长江上游航运开发还需要充分考虑生态环境的保护。他指出,川滇黔三省交界是生态脆弱区,是中华鲟等珍稀物种的栖息地,同时也是泥石流、山体滑坡等自然灾害频发的区域。这一地区同时也是贫困人口分布广、少数民族聚集多的连片特困地区。

谷树忠认为,这种背景下地方会有资源开发的冲动性和盲目性。因此,国家不仅要在这一区域落实可持续的资源开发战略,而且也要加大对这些落后欠发达地区生态补偿的力度。

编辑:
标签: 长江上游;区域电网;三级航道;经济协同发展;航运物流
相关新闻

联系本网:电话 028-86968903 传真 028-86968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