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资改革春雷阵阵 民资参股拒“煮茶”盼水乳交融

发布时间:2014-03-19 08:48:46
来源: 新华网

近期各地大力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不少地方政府拿出优良国企资产招揽民资参股,能源、电力等被定义为应保持国资绝对控制力的领域也动作不断。混合所有制的推进力度超出市场预期。

然而,在“阵阵春雷”声中,社会各界的担忧依然存在:优质国资拿出来是否会出现流失?如果造成国资流失,改革就成了“煮蛋”——国资是水,民资是蛋,等蛋煮熟,水却被倒掉。民资是否能有足够的话语权?如果民资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改革就成了“煮茶”——国资是水,民资是茶叶,待水泡出了滋味,茶叶却被扔掉。

业内人士认为,推进混合所有制应像煮咖啡一样,国资是水,民资是咖啡豆,水开豆溶,浑然一体。这就要求在规范引入民资的前提下,降低民资参与国企改革的难度,让民营企业看得见、进得去、有预期、能发言,让国资与民资在体制机制上实现真正融合。

改革进展超出市场预期

在人们普遍疑虑“国企让出来的不一定是蛋糕”时,各级国资部门却“春雷阵阵”。不少地方政府亮出优良资产招揽民资。

贵州17日启动被多家市场机构评为“强于预期”的省国资委监管企业产权制度改革,要求贵州国企原则上都要引进战略投资者。改革方案涉及盘江股份、赤天化、久联发展、贵绳股份等多家上市公司,当地最引以为豪的品牌茅台也亮相其中。

安徽上周召开会议部署省属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要求采取股份制改造培育一批、整体上市发展一批、资本运作深化一批、员工持股转换一批、开放项目引进一批、参股民企投入一批等多种方式推进混合所有制。海螺集团、江淮集团、铜陵有色等都有望进入重点推进的行列。

能源、电力等过去被定义为应保持国资绝对控制力的领域也动作频频。石油企业已经率先迈出第一步。上月中国石化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同意将公司油品销售业务板块现有资产、负债在审计、评估的基础上进行重组,同时引入社会和民营资本参股。中石油在改革竞赛上也不甘落后。中石油董事长周吉平近日表示,中石油积极推进混合所有制,已搭建了6个合资合作平台。

电力领域的第一声春雷则来自中电投总经理陆启洲在两会期间关于“中电投集团今年将启动混合所有制改革”的表态。中电投将允许民资参股和投资中电投旗下的所有业务。

地方政府也鼓励民资扩大能源领域投资。四川省发改委主任唐利民近日表示,未来将推进电力、油气、煤炭等领域的改革,加大能源领域向民间资本开放力度,试水页岩气开发混合所有制,在一些区块可由省属企业或央企让一部分股权出来,让民营企业参与开发。

混合所有制的推进力度超过市场预期,国资“肥水”也可流入“民资田”,让不少人认为国企将趁机“甩包袱”、“扔垃圾”的人松了口气。但新的担忧接踵而至,混合所有制会不会变成“浑水摸鱼”,成为少数企业的“发财机会”,或不明不白变成个人资产?

“以前确实有一些国资参股的项目,国有股七倒八倒给倒没了。”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黄淑和透露。重庆国资委主任廖庆轩也表示,有人会利用程序、估值、制度不成熟时抓紧推进对国资不能体现价值最大化的国企与民企合作,如此不能真正保护国资。

业内人士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国资改革就成了“煮鸡蛋”——国资是水,民资是鸡蛋,最后鸡蛋熟了,水却被倒掉了。

民企担忧自身变“茶叶”

一方面是担忧国资改革成为“煮蛋”,另一方面则担忧国资改革变成“煮茶”。一些民营企业家害怕自己做了茶叶,待国资的水泡出了滋味后“茶叶”却被扔掉了。更害怕的是,国资体量大,水太多,根本泡不出滋味,茶叶投进去就打了水漂。

当前,各级政府拿出了国企的优质资产与社会资本重组,民资进入的门槛也水涨船高,资金成为最重要的因素。浙江工商联主席、正泰集团董事长南存辉认为,想要在中石化的改革中参股,民企自身资金实力很重要。

“过半数左右的央企已进入500强,企业资产规模巨大,有的达上万亿元,民营资本如要与其合作,单个企业的持股比例将十分有限。”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主席季晓南指出,“还有不少民营企业经营者担心混合后没有话语权,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

福耀玻璃集团董事长曹德旺表示:“国有企业吸纳民营资本这个也不是什么新概念了。现在中国石化的股票随时都可以买,但是想要拿到话语权,几百个亿,谁有?”

三胞集团董事长袁亚非也抱怨:“有些部门的投资,动辄就是上万亿,我们该投多少?连万分之一都没有,这不是吓唬人么?”

即使“不差钱”,民资在诸多地区与诸多领域的持股比例也很受限,最常见的红线是垄断性国企低于30%,竞争性国企低于一半。“股”微言轻,民企难以获得相应的话语权,进得去“巨无霸”也带不进去市场机制的优势。

袁亚非对此有切身体会:“我在江苏投了一家期货公司,国资持股60%,我30%。按照国企体制,公司决策、项目都需要向上级公司、国资委等汇报,经领导批准后再执行。公私混合的目的就是市场要起决定性作用,现在投了那么多钱,并没有现代企业的制度。这个企业我投了三年了,分不到多少红利。”

民资做了“茶叶”的情形有前车之鉴。国资委研究中心主任助理王志钢说:“国有资产的行业都是资本密集型的产业。2005年放开了航空业,民间资本以股份制的形式进入,虽然也采购了一些飞机,最后要么破产,要么被国有大公司重新收购。”

呆板的体制机制也是民资“混”入国资的拦路虎。百度公司董事长李彦宏在这方面也碰过钉子。他表示,百度在投资方正旗下的番薯网时,签完合同发现这是一家国企,需要六个月的招拍挂才能实现交割。对于互联网行业,签了合同六个月不能交割,这家公司的价值就归零了。

推进国资民资“双向混合”

“煮鸡蛋”国资流失,“煮茶叶”民资不平。分析人士指出,混合所有制改革应像煮咖啡一样,国资做水,民资做咖啡豆,水开豆溶,浑然一体,浓郁醇香,不分彼此。要实行市场化改革,让国资与民资在体制机制上混合。

“这些年来,政府出台政策一箩筐,企业的抱怨也是一箩筐,究其原因是政策和体制机制上的障碍形成了各种玻璃门、弹簧门和旋转门,成为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迈不过去的坎。”全国工商联副主席、中国民私营经济研究会会长庄聪生指出。

不少地方已意识到这一问题。贵州与四川提出在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时对国资持股比例不作具体规定。广东国资委副主任周兴挺表示,要简政放权,国有股权低于50%的混合所有制企业,不再参照国有企业实施管理。

为了让入股的民资真正有发言权,还需要降低民资参与国企改革的难度。“在大型国企母公司层面吸引民间资本不是敞开怀抱就能做到,好比让姚明和一个小孩打篮球是无法玩起来的。”庄聪生提出,大型国企发展混合所有制要拆分业务,分层次、分类型,通过子公司或分公司与民营企业合作,才能门当户对,实现真正融合,让混合所有制经济散发出旺盛的活力。

庄聪生指出,特别是在金融、石油、电力、铁路、电信等国有资本相对集中的领域,应尽快向民间资本推出一批实实在在的项目,进一步拓宽民间资本发展的空间,切实让民营企业看得见、进得去、有预期。如在石油改革,在目前保持国有石油集团全面控制上游资源的情况下,下游产业尽量放开实行混合所有制形式。

民资也要找准切入口。“比如地铁建设,挖隧道、铺轨道有专业技术能力很强的国企,但一条地铁要开通不光是有轨道、有车厢就行了,还有空调、电器、开关。民企也能获得很多机会,不过打铁还需自身硬,关键是你是否具备这个能力。”南存辉表示,民营企业虽然体量小,但有捕捉商机的能力、快速响应的机制、强烈的创新意识,应用好这些优势,积极参与项目。

另一招则是民资“抱团”。厦门弘信创业工场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强在谈到当地国资改革时建议:“不能象征性地‘混’,要真正影响国企,单家民企是不可能的,总商会可以牵头,建立一家大型民企投资公司。”

对于国资流失的担忧,黄淑和指出,在引入民资方面,可采用三种较为规范的方式:产权市场、股票市场、吸引股权投资基金或战略投资者。

中国社科院经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程连富表示,混合经济是双向混合,不是单向混合。应重点发展公有资本控股的混合所有制,同时发展一部分非公经济控制的混合所有制,但不能把改革变成少数人牟取暴利的机会。

编辑: 李旭
标签: 民资;国资改革;招拍挂;家民企;番薯网
相关新闻

联系本网:电话 028-86968903 传真 028-86968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