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四川日报网 > 经济> 川报经济观察 > 正文

应对“猪周期”不能仅靠“挺”
发布时间:2013-04-10 08:51:48
来源:四川日报


猪肉价格一路下滑,养殖户面临考验

4月7日,大英县隆盛镇三家店村的养猪户李志雄对记者说:“过了年猪价就一直跌,啥时是个头啊?现在卖吧,一头要亏100多块,不卖吧,养着也是亏。”

从春节前一路走高到节后“跌跌不休”,今年的“猪周期”卷土重来。经历了这些年的跌宕,“猪周期”有没有变化?应对“猪周期”有没有办法?带着这些疑问,记者进行了采访。

养殖户现状:

卖与养都要亏

“‘猪周期’由来已久,但今年却有不同。”说起“猪周期”,常年从事生猪市场研究的省畜牧食品局信息中心主任钱亮表示,不同有二,一是时间早、二是跌幅深。

看时间,去年跌破猪粮比6:1的盈亏平衡点是4月中旬,而今年则提至了3月初,比去年提前了一个多月;看程度,以3月为例,全省出栏肥猪环比跌幅达到13.76%。

除时间和程度外,钱亮还注意到一个特别的现象。原来三年一次的“猪周期”一年赚、一年平、一年亏,从去年开始,一年内就会出现以月计的赚、平、亏现象。以去年为例,去年7.32:1的猪粮比最高点出现在1月初,5.14:1的最低猪粮比出现在年中,年末猪粮比则攀上了6.42:1。通算下来,去年规模养殖盈利情况整体呈前高后低的“V”字型,全年平均效益每头145元;散养户的全年盈利水平走势呈前高后低的“U”字型,全年均利每头74元。

今年出现的现象也与去年基本一致:春节后,市场需求回落,加之去年8月以来,一路向好的生产形势使得养殖户补栏积极性高涨,产能充足,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供大于求。养殖成本却在增加,省畜牧食品局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玉米、豆粕、小麦麸等饲料成本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上涨。据统计,3月末,育肥场户每头平均亏损146元,自繁自养场户每头平均亏损近100元,养殖户面临的现状是,卖与养都要亏。

让养殖户和消费者两头受益

建议成立“川猪产业联盟”

相对于散养户,规模养殖户们的抗压能力显然更强。“现在还有5000多头,挺一挺再说。”成都兴益洲养殖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陈益江告诉记者,他绝对不会追涨杀跌。

陈益江“挺一挺”的心态得到钱亮的认可,“猪周期”从三年到一年的变化,也是因为规模养殖户比重不断增加,对抗市场波动的能力相应增强。

在遇到“猪周期”的当下,占全省近七成的规模养殖户,已经充分显现了“蓄水池”的作用:从全省看,截至3月末,生猪存栏总量、仔猪存栏量和育肥猪存栏量分别较去年3月末增加3.94%、4.44%和7.36%。

然而,应对“猪周期”绝对不能仅靠规模养殖户的“挺一挺”。钱亮分析,目前影响猪周期有两大症结:一是生产加工销售一体化的格局尚未建立,二是市场信息对称机制尚未建立,应对这两大症结,需要政府和市场两只“手”。

政府之手首先要应对“肉-猪差”,即猪肉价格减去出栏肉猪价格的差价,这是用来衡量生猪收购、流通屠宰环节费用的一个指标。

记者采访了双流县东升镇的猪贩张军,他收的生猪价是每公斤13.6-14元;而到了双流县九江镇定点屠宰场经理冯声明那里,每公斤生猪进价是15元,经过屠宰加工之后,批发出去的猪肉就成了每公斤23元左右,肉猪差为9.4元。

来自省畜牧食品局的官方数据也显示,今年3月份,肉猪价格同比跌幅为10.43%、猪肉价格同比跌幅为6.35%,而肉-猪价差则同比上涨0.41%,平均每公斤为9.75元。

“不论猪肉价格涨与跌,中间流通环节利润都未受影响。”钱亮呼吁,政府能否在农贸市场上为规模养殖户提供优惠的摊位,实现“农市对接”,既可挤出中间环节,又能使养殖户和消费者两头受益。同时建议,政府能否成立产业发展基金,通过发展基金进行调控生产。

“养殖户在整个产业链中地位是最低的,定价上没有话语权。”陈益江说,四川是生猪大省,目前规模养殖户的数量也占到了近七成,如果能成立一个“川猪产业联盟”,养殖户抱团发展,不但能争取到话语权,也能实现市场和生产信息的有效对接。

王成栋 记者 许静

编辑: 刘佳a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