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水道行]长江边的警醒与答案

发布时间:2014-05-22 07:37:59  来源:四川日报
记者:梁现瑞 李欣忆  编辑:徐继波

上海港码头。(上港集团供图)

 就算小得跟个篮球场一样,水富港也有颇值得一说的骄傲:引进民企,建管分离,在全国港口大都亏损的背景下,这个“民”字号港口去年居然盈利。

更不用说霸气的武汉,曾经的“内河第一港”杨泗港退港出城,建新阳逻港与城共生。背后是港城融合的宝贵探索。

小有小的门道,大有大的苦恼。沿长江一路行走,我们不仅收获喜悦,也体会烦恼,先行者的成败得失,对于四川而言,何尝不是宝贵的启示。

自贸区之热

短短七个月,平均每天诞生近50家公司

启示:“宁向改革要活力,不向政策要优惠”。自贸区之“自由”,很大程度上源自当地政府的 “不自由”,市场“大展身手”,需要政府“缩脚缩手”。

走进位于浦东新区外高桥的中国(上海)自由贸易实验区管委会综合服务大厅,一股热浪扑面而来。前来咨询、注册公司的人络绎不绝。

一位做注册代理的经理前来搭讪,去年9月底自贸区刚刚成立,这里就火得一塌糊涂,服务大厅的叫号单,曾经被炒到了500块钱一个。短短7个月,区内注册企业逼近一万家,平均每天诞生近50家新公司。

这么小的面积,这么快的速度,自贸区的“热度”让人深思:地还是那块地,人还是那些人,也不见有什么财税优惠,更不见成群结队的招商引资队伍,为什么那么多人趋之若鹜?这样的态势对于四川,乃至整个中国有怎样的启示?“看似开放,实则改革。”长江流域发展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徐长乐认为,自贸区之“自由”,很大程度上来自于政府的“不自由”,“负面清单”制度的建立,让市场主体“法无禁止即可为”,与此对应,政府“法无授权不可为”,政府对微观市场的干预将会大大减少。

广东省社科院国际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郭楚认为,“负面清单”管理模式对规范行政权力运行提出了严格要求,只有明晰政府权力清单、划定权力边界,才能增加透明度,有利于接受社会监督,推动政府职能转变、深化行政体制改革。

“无形的制度环境比有形的自然条件和资源更重要。”江苏省政府参事室主任宋林飞说,对身处内陆的四川来说,由于区位和物流的天然劣势,制度建设就更加重要,只有减少政府对市场的干预,培育出自由、开放、平等的市场土壤,才能真正培育和引进更多更好的企业。

芜湖之快

5年实现跨越,GDP总量成全省老二

启示:“既要抓财的手,更要聚财的斗”,变通道优势为产业优势,变“物流”为“物留”,经济“高地”需要投资 “洼地”,“金凤凰”更需要“梧桐树”。

到芜湖采访,正巧碰到当地发布一季度统计数据:地区生产总值达440.06亿元,同比增长10.6%,增速继续保持全省第一。

芜湖位于皖南,无论是面积还是自然资源,算不上老大,2007年前,经济增速和总量甚至全省排名靠后。

2008年,情况突变。当地经济增速连续五年保持全省“冠军”,经济总量跃居全省第二,成为当地有名的“芜湖现象”。

放眼长江,临江而建的城市多了去,但真正能够把通道优势变为经济优势的却不多。芜湖能做到,为什么?芜湖市发展改革委副主任管志鹏揭秘:港产融合,收放结合。

一是高扬“抓财的手”,充分利用长江黄金水道优势,坚持扩大开放,大力承接产业转移,引进包括海螺水泥、格力电器等一大批知名企业,形成了汽车、材料、电器和电线电缆等几大支柱产业。

二是打造“聚财的斗”,打造承接产业转移,培育市场主体的载体。这些年,他们先后建设了三个国家级开发区,数量甚至超过合肥。目前,他们正紧锣密鼓地建设芜申运河,并在沿线规划了多个工业园区,虚位以待。

有了“抓财的手”,还要有“聚财的斗”。芜湖才能把“物流”变成“物留”,并快速实现赶超。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叶青认为,长江黄金水道,如果利用不好,对于城市和产业的发展,不见得是优势,甚至成为一种障碍,如何兴利除弊,关键是要选择好合适的产业,始终坚持开放的政策取向,港产城融合一体化发展。

九江之困

追赶跨越,要一江清水还是万亿产业

启示:防止把“黄金水道”变成“黄金下水道”,对长江的定位将直接决定长江经济带的命运和未来,必须把生态环境的保护作为建设长江经济带的重中之重。

到九江之前,最先想到的是风景如画的庐山。实际上,九江之美,远超想象。

和很多地方一样,九江并不满足于眼前的青山绿水。伴随着中部崛起的鼓点日渐急促,九江提出,到2017年前后,全市规上工业主营收入要达到1万亿,成为支撑江西全省经济崛起的“双核”之一。

现实骨感。截至去年底,全市规上工业主营收入只有3800多亿元。巨大的差距,靠什么来补?

当地决定,实施沿江开发战略,大力发展石油化工等四大支柱产业和电子信息等五大优势产业。

从九江市区出城不到5公里,一家家工厂便跳入眼帘,其中一个投资巨大的石化项目,原本计划2013年就开工建设,但到目前都还没有正式开工。

原来,这项目规划位于长江边上,同时也位于全国最大的淡水湖鄱阳湖边上。有人担心,一旦泄漏,后果不堪设想。

要一江清水,还是万亿产业?困惑的不只是九江。近年来,宜昌、长寿、万州、涪陵等化工园区相继建成,长江中下游南京、仪征、安庆等地是我国传统石化产业聚集区,长江沿线已逐步形成覆盖上中下游的石化走廊。化工园区多达60多个,沿线化工产量约占全国的46%。

“把长江单纯视作低成本运输通道,借此布局大量的化工产业,这是对长江经济带的极大误读。”江苏省社科院院长刘志彪建议,长江经济带的建设,一定要处理好生态保护和经济发展的关系,既要金山银山,更要绿水青山,不能把“黄金水道”变成“黄金下水道”。具体来说,中上游地区可以将加工制造业和旅游业作为发展重点,尽可能减少布局重化工产业。宋林飞认为,考虑到我国现在所处的阶段,必须适度发展一部分重化工产业,但前提是大幅度提高环保标准,减少排放。

重庆之和

600公里长江航道,大小港口几十个,却能亲如一家

启示:变“同手同脚”“饿肚子打架”,为“十个指头弹钢琴”,各司其职,相互配合,关键在于坚持规划先行,企业主体。

4月,一场整治港口码头的攻坚战在湖北宜昌悄然打响。“比关闭小煤矿的难度还大。”宜昌市交通运输局长马宏彦坦诚:“因为背后的利益链条更长,涉及的人更多。”

困难虽大,但决心也大。按照当地规划,未来三年内,当地要把码头的数量降低到100个以内。现实的情况是,长江宜昌段不过200多公里,但大大小小的港口码头多达300多个。

僧多粥少。目前,宜昌境内的港口大都吃不饱,宜昌港集装箱吞吐能力达到百万标箱,但去年实际吞吐量才突破20万。饿久了,“抢食”不可避免,“饿肚子打架”的现象天天上演。恶性竞争,宜昌港只是个缩影。一路走来,所见之处,几乎没有哪个港口能“吃饱”。

重庆港的现象截然相反。长江重庆段长600公里,在沿江省市中居第一,但各港口间却能分工协作,亲如一家。为什么?

重庆港务物流集团负责人道出缘由:早在2006年,重庆港、万州港和涪陵港就三港合一,整合到重庆港务物流集团。

在企业主导下,2009年,重庆对辖区内的港口进行了明确规划,分别布局寸滩港港区、果园港港区和黄谦港港区3个水运物流枢纽。分别负责外贸集装箱、内贸集装箱、汽车滚装。三大港区分工明确,相互协作。

在长江边上的港口中,重庆港算得上一个范本。背后的启示何在?刘志彪认为,重庆段成功之处在于前期有政府的明确规划,避免了盲目乱建;后期由企业主导运行,建管分离。

那对于目前已经存在的各个港口,又该如何呢?刘志彪建议,各地应该打破行政壁垒,取消港口之间收购兼并的门槛,放手让企业收购兼并,自由洗牌。

标签: 长江经济带 上港集团 寸滩港 长江中下游 长江航道
相关新闻

联系本网:电话 028-86968903 传真 028-86968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