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水道行]为建运河直达上海 芜湖一口气拆了11座桥

发布时间:2014-05-06 07:04:40
来源: 四川日报

芜湖鱼桥

四川日报制图/龚武

芜湖外贸集装箱码头。受访者供图

□四川日报记者 梁现瑞 李欣忆

循着芜湖虾子小刀面的香气,4月30日,我们抵达芜湖。

当地人将虾子晾晒、炒制,和加入大骨高汤的面条相逢,奇鲜无比。芜湖人的创新不光体现在美食上。为了将长江截弯取直,更便捷地直达上海,芜湖正在实施一项开江辟河的创举:再造芜(芜湖)申(上海)运河。

在国家规划建设长江经济带的背景下,芜湖这种避开长江,另辟蹊径的举动耐人寻味,他们想做什么?

拆桥建桥,砸数十亿建运河

4月30日傍晚,芜湖市区的花津桥下,青弋江碧波荡漾,数十艘小渔船泊在岸边,几缕炊烟在船头升起。岸上则是数十位工人在施工,机器轰鸣。施工公告显示,这是青弋江拓宽改造工程。

青弋江全长300多公里,到芜湖境内转了一个近90度的直弯,从东向西流,最后汇入长江。

就在花津桥下,我们碰到了芜湖市港务管理局副局长王玉辉,他告诉我们,正在进行的河道拓宽工程与一个重点项目密切相关。这就是被当地列为水运“一号工程”的芜申运河。

芜申运河是国家规划的高等级航道,规划为Ⅲ级航道,以芜湖市青弋江入长江口为起点,由西向东,经芜湖、马鞍山、宣城、宜兴、太湖进入上海。横跨安徽、江苏、上海二省一市,全长370公里,其中,芜湖境内为41公里。工程于2011年正式动工,目前已进入最后冲刺阶段。

“难度最大区段在市区。”王玉辉说,三级航道规划为7米通航净高,通航净宽为70米,常年通航1000吨级船舶。但是航道穿越的主城区很多地方的桥梁都达不到这样的标准,总共11座桥梁需要拆除,同时新建7座桥梁,总投资达到数十亿元。桥梁的拆除和重建已基本完成,正在进行最后的航道拓宽。“芜湖坐拥长江黄金水道,去上海非常方便,为啥还要新建运河?”在当地港务局办公室,面对质疑,王玉辉摊开一张地图,比划起来。

芜湖经长江到上海,要经过南京、镇江等地,要绕一个大弯,全长近500公里,但芜申运河则基本是一条直线,相比走长江,节约近120公里水路。

这120公里意味着什么?他举例说,目前芜湖市及南京籍船舶经长江至无锡、上海等地的千吨级以下船舶每年超过3万艘次,载货量突破500多万吨,如果这些船舶改由芜申运河航行,每年仅节省油费产生的经济效益就达上亿元。

直接的经济利益驱动,让当地非常热衷,临近的江苏也不例外,虽然运河建成后,会导致经过南京的船舶数量减少,但运河打通后,长江水进入太湖,会一定程度上改善太湖水质,这样的结果对江苏也充满了诱惑。

港产结合,新建运河另有深意

避开长江,截弯取直造运河,难道只是为了省1个亿的油钱?我们不相信。为此,我们来到芜湖市政府大楼,深入追问。

坐等很久,才见到市发展和改革委副主任管志鹏。他告诉我们,2013年,芜湖市地区生产总值达到2099亿元,在全省位居第二,仅次于省会合肥。第二把交椅的宝座,芜湖已坐了五年。

2007年前,情况完全不一样,芜湖经济长期在安徽全省排名靠后。从2008年以来,芜湖经济一直保持高速增长,成为当地有名的“芜湖现象”。

同样是长江边上,芜湖为啥能后来居上?管志鹏说,核心秘密是港产融合做得好。近年来,他们紧紧依靠长江黄金水道的优势,先后引进了包括海螺水泥、格力电器等一大批知名企业,同时,“无中生有”,在当地培养了以奇瑞汽车为代表的汽车产业,形成了以汽车、材料、电器和电线电缆等几大支柱产业。

2013年,全市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达1838户,其中,产值超亿元企业757户,实现增加值1200多亿元,增长15%。“没有长江黄金水道,这些产业不可能来,也发展不起来。”市发展和改革委高新技术和产业协调科科长洪志强说,芜湖境内长江岸线总长190多公里,其中,适宜建设深水岸线的只有50多公里,目前已经拥有各类生产性泊位143个,平均每公里岸线有近三个泊位,岸线资源已经非常紧缺。

“有航道就一定会有产业吗?物流呼啸而过的案例多了。”记者还在问。

“当然不是。”管志鹏说,要把通道优势转化为产业优势,关键在于当地要有吸引力,要有载体,在这方面,芜湖倾注了大量的精力。

管志鹏给我们列举了一连串芜湖创下的第一次:1980年,芜湖被国务院批准为首批长江外贸港口;1991年,经全国人大批准为向外籍轮开放的首批内河港口;2008年,被国家批准为首批对台直航内河港口。

除了这些第一次,芜湖境内,目前还有三个国家级开发区,数量甚至超过合肥。

正是因为有了这些创造性的开放措施,同时又创造了这些产业载体,芜湖才能把物流变成“物留”。

紧迫的需求,成功的先例,使得一个长江黄金水道已经无法满足芜湖了,另辟蹊径,新建运河,应运而生。

春江水暖鸭先知。按照规划,芜申运河要到2015年才通航,但是,芜湖境内,青弋江两岸,城镇和产业已经开始蓬勃发展。4月30日下午,我们从城区驱车,沿着青弋江边一路向东,岸边,一个个全新的小区正拔地而起,而洪志强透露,当地已经在沿线规划了多个工业园区,虚位以待。

延伸阅读

长江截弯取直又一例

新建运河,缩短航运里程,提高运输时效,芜申运河不是孤立的个案。本次采访中,我们就在湖北遇到同样的案例。

2010年,我国现代最大的人工运河——引江济汉工程在湖北省荆州市正式开工建设。这一绵延67.23公里、宽约百米的人工运河,将在荆州龙洲垸河段分流而出,自西南向东北穿越江汉平原,经荆州区、沙洋县、潜江市,最终在潜江高石碑汇入长江最大支流——汉江,然后在武汉重新汇入长江。

这一来,从长江上游来的千吨级货船,可以不再经湖南段,从而“切”掉长江在中游形成的最大U型弯道,也是最险的荆州航道,将长江的航运里程缩短300多公里,目前,该工程已基本竣工,据当地有关部门透露,该运河有望于今年10月正式通航。

记者手记

敢闯的芜湖人

□李欣忆

在芜湖的大街小巷,总能与“傻子瓜子”连锁店不期而遇。

曾被誉为“中国第一商贩”的年广九,从偷偷摸摸卖瓜子,到创办“傻子瓜子”,成为中国最早的百万富翁之一。

采访期间,我们一直在思索:为什么“傻子瓜子”会出现在芜湖?为什么芜湖人要避开长江,再造一条运河?

答案应该是:芜湖人的血液里有敢闯的精神。这或许与码头文化相联。因为交通畅达、兼收并蓄,造就了芜湖人开放的思想;作为百年商埠,这里经商和创新的底蕴深厚。

从来没有哪座城市,把“支持冒险、鼓励冒进”作为城市创新文化而大书特书,芜湖还嫌不够,特意宣布“崇尚创新、宽容失败”。

77岁高龄的年广九已逐渐淡出商战,但在一个宽容失败的城市里,还会出现更多敢为出头鸟的“傻子”。而这,正是芜湖创新的不竭动力。“我卖瓜子的时候,别人买一包,我就会另抓一把给他,他要是不要,我就硬塞,所以别人都叫我‘傻子’……”离开芜湖那晚,年广九的这段话,久久萦绕在我们心头。谁敢轻视一个永远在奔跑和闯荡的“傻子”呢?

编辑: 余普
标签: 黄金水道行 运河 直达上海 芜湖 拆桥
相关新闻

联系本网:电话 028-86968903 传真 028-86968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