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资源型城市转型迫在眉睫

发布时间:2014-07-31 17:49:14  来源:四川日报网
编辑:袁敏A  

随着部分资源型城市走向衰落,中国资源型城市的发展与转型问题日益突出。对于那些仍在成长和处于成熟期的资源型城市而言,需要把握资源开采和环境保护之间的平衡,尽可能避免“先污染,后治理”,减轻城市发展对资源能源的依赖;而对那些资源正在衰退的城市,转型已成为唯一的出路,而且会非常的被动。

国务院去年11月印发的《全国资源型城市可持续发展规划(2013-2020年)》中,详细列出了全国262个资源型城市,其中包括31个成长型城市,141个成熟型城市,67个衰退型城市以及23个再生型城市。看上去,国内这些资源型城市仍以成长与成熟型为主,并不需要过于担心。不过,从具体城市表现看,中国资源型城市的发展并没有规划体现得那样“乐观”,即使是成长及成熟型城市,其中的一些也因为发展模式畸形,以及资源走向枯竭,面临较大的转型压力。

比如在成长型城市当中,因房地产泡沫闻名的鄂尔多斯市便被迫提早转型。过往的以资源吸引资本,转投房地产推动城市发展的模式已被证明失败,泡沫破灭的苦果需要有当地政府、银行、企业和居民共同消化。同样面临转型的还有同为成长型城市中的榆林,以及成熟型城市中的大同、大庆等城市,榆林和大同共同面临产业结构对煤炭依赖程度过高的问题,一旦遇到经济调整,就像现在这样,区域经济发展明显缺乏韧性。事实上,整个山西省在经济调整中的表现都不好,上半年山西省GDP增长6.1%,在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中排名倒数第二,显著低于今年9%的预期。至于大庆,一方面大庆油田连年减产,已呈现转向衰退的迹象;另一方面,过高的国企比重,以及僵化的体制机制及职工思维,使得大庆的城市发展具有很高的路径依赖,难以从既有的轨道中转向。

类似的案例在中国资源型城市中还有很多,显示转型的压力要比《规划》描述的来得更大。尤其考虑到中国的自然资源多处于国企垄断之下,资源型城市的转型往往与资源型国企的改革相互纠葛,背负着沉重的历史包袱,难以寻找到有效的解决之道。像德国鲁尔区那样,由久负盛名的煤炭钢铁传统工业区,实现向后工业区的转型,在国内暂时还看不到希望。经过20多年的转型,鲁尔区已由第二产业占主导变为第三产业发达的地区。鲁尔区所在的北威州已成为德国IT产业的重要地区之一,拥有德国24.1%的新建网络与电子商务公司,22.6%的新建软件公司,23.8%的专业服务性公司,25%的信息管理服务与网络市场。这样的城市转型,不仅需要接续产业的支持,对体制机制的灵活性也提出了相当高的要求,而这正是中国的大部分资源型城市所不具备的。

更加令人担忧的是,由于资源型产业的特征,高投资高污染,资源带来的利润多被企业抽走,要么进行再投资,要么向股东分红,很难回馈当地,增厚地区的福利水平;甚至连税收都在异地上缴。在“抽水机”作用下,很多资源型城市的社会福利水平糟糕,并且留下了严重的环境赤字,即使资源型城市有心转型,在治理环境污染方面,也往往欠缺财力。在西部大开发过程中,便存在不少这样的问题,资源抽走了,却没有给当地带来多少好处。考虑到西部地区原本就脆弱的生态承载力,情况尤其糟糕,甚至形成了社会稳定问题。前车之鉴是中亚,前苏联时期,很多中亚国家的资源被前苏联开采,留下的是一片废墟和需要大量投资治理的环境,成为现在中亚各国对于俄罗斯不满和离心的重要原因,也是西方国家攻击的理据。中国的资源型城市要避免矿竭城衰的悲剧,还得在财政制度上进行调整,开征资源税,将资源红利留在当地。

经济不景气,中国资源型城市的转型压力空前。需要把握好资源开采和环境保护的平衡,要控制发展速度,推动税制改革,并为接续产业的发展在体制机制上腾挪更多空间。

                                          四川日报网记者 赵若言 整理

标签: 资源型城市 转型
相关新闻

联系本网:电话 028-86968903 传真 028-86968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