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源地“藏污纳垢” 中国多地水库存污染隐患

发布时间:2014-05-12 09:08:55
来源: 经济参考报

水源地“藏污纳垢”用水保水陷利益之争

多地水库存污染隐患危及调水安全

编者按:水,伟大的生命之源。但是,近年来,有关水源地遭污染以及城市自来水水质不达标的消息频现,给人们生活和城市发展带来巨大隐患。在这隐患的背后,部分企业乱排乱放、水源地陷入发展与保护困境、自来水厂工艺落后标准存缺陷、二次供水设备卫生状况差、城市污水处理不力等一系列问题正渐渐浮出水面。从今天开始,《经济参考报》将在“深度”版推出“解码水污染危机”系列报道,探究水污染所触及的发展误区、监管困局、技术瓶颈等深层次原因,并试图给出解决之道,敬请关注。

生活污水从沟汊直接进入丹江口水库入库河流之一的神定河,河水呈黑色并伴有异味;引滦入津水源地的潘家口水库和大黑汀水库,至今水源地依然面临尾矿扬尘、挖山取石和网箱养鱼三大威胁;在官厅水库的上游,在桑干河不足一公里的沿线周边堆放着大量的生活垃圾……

由于我国水资源分布不均,修建调水工程成为很多地方解决水荒的办法。不过,记者最近在湖北、河北等地几个全国重要的调水源头采访发现,众多的污染隐患威胁着调水工程的水质安全,而水源地政府保护水质的主动性和能力普遍不足。专家呼吁,国家应尽快出台生态补偿的相关法律法规,破解调水源头的保护困局,以确保调水工程的水质安全。

水源地污染威胁重重

在十堰城区,流入神定河的众多沟汊边分布着大量的居民点,不少沟汊成为“纳污河”,生活污水从沟汊直接流入神定河,河水呈黑色并伴有异味。

丹江口水库是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地,库区的湖北省十堰市有12条主要的入库河流,过去这里一度是“有河皆厂,有厂皆污”。近几年来,通过关停污染企业,建设及投入运营水污染防治项目,有7条河流水质已经基本达标,但是流经城镇再进入水库的神定河、泗河、剑河、犟河和官山河等五条河的水污染问题仍然严重,大多仍维持在劣Ⅴ类水质。

记者在十堰城区看到,流入神定河的众多沟汊边分布着大量的居民点,不少沟汊成为“纳污河”,生活污水从沟汊直接流入神定河,河水呈黑色并伴有异味。当地提供的数字显示,十堰市城区的污水收集率仅有50%左右。

十堰市环保局副局长袁劲松表示,工业点源污染的问题基本解决,但生活污水直排现象和农业面源污染仍非常突出。据2013年5月全国政协特邀常委视察团的调查报告显示,丹江口水库近十年来营养物含量呈上升趋势,水库处于中营养状态,局部库湾的氮、磷等营养元素富集程度较高。据统计,水源区面源污染负荷以总氮计约为36442吨,是造成水库总氮超标和向富营养化发展的主要因素。报告认为,如果总氮含量得不到有效控制,局部库湾水体可能会出现水华现象。(淡水水体中藻类大量繁殖的一种自然生态现象,是水体富营养化的一种特征,主要由于生活及工农业生产中含有大量氮、磷的废污水进入水体后,蓝藻、绿藻、硅藻等藻类成为水体中的优势种群,大量繁殖后使水体呈现蓝色或绿色的一种现象。)

作为引滦入津水源地的潘家口水库和大黑汀水库位于河北省境内,10多年前天津就开始担忧水质污染问题,但至今水源地依然面临尾矿扬尘、挖山取石和网箱养鱼三大威胁,水质污染状况有增无减,近几年来多次出现水质被污染事件。2010年出台的《海河流域水污染防治“十二五”规划大纲》显示:入库来水总氮、铁超标,不能达到地表水三类标准及饮用水要求,引滦沿线农业源污染尚未得到有效的治理。

此外,作为北京的备用水源地,处于河北省怀来县的官厅水库也存在水污染隐患。记者在水库上游桑园镇夹河村看到,大量的生活垃圾堆放在离著名的桑干河不足一公里的沿线周边。同时,由于官厅水库的水位下降,在上游有大面积的库底裸露,当地官员称,这些地方变成当地农民抢种的“耕地”,大量施用的化肥、农药直接危及水库水质。

用水与保水存利益之争

用水的不保护,保护的不用水,水源地保护因用水地和保水地利益之争面临重重困境。甚至有基层官员称,现在的调水现状就像是为了保发达地区“过好日子”,而让贫困地区“守苦日子”。

据了解,遍布全国各地的调水工程,有不少是跨地域甚至跨流域,受水区、水源保护区以及受影响区分属不同的利益主体,导致调水工程的水质保护成为多年来困扰各地的突出问题。记者了解到,目前至少有三大困局亟待解决,否则水源地水质保护及调水模式将难以为继。

一是用水与保水的脱节困局。据介绍,官厅水库曾有着惨痛教训。随着上游地区工农业生产的发展,官厅水库的污染问题从七十年代开始便愈演愈烈,直至丧失水源地功能,1997年被迫退出城市生活饮用水体系。2001年,为解决北京市水资源的严重短缺,国务院启动“改善官厅”的治理规划,2007年官厅水库被重新启用作为北京饮用水备用水源地。

为保护丹江口水库的水质,到十二五末,国家将在十堰市库区建成81个乡镇污水处理厂。十堰市住建委副主任张丙申表示,这些污水处理厂的人员经费、运行费用、设备维修资金按现在的政策全部由水源地承担,保护了北方用水,当地却要背上一个沉重包袱。

此外,河北怀来县环保局副局长刘万利也称,用水的不保护,保护的不用水,调水工程必须解决这个问题,否则官厅水库的教训还会在其他地方上演。

二是水源地的发展与保护困局。在保护水质的要求下,调水水源地环保部门“一票否决”拒批有污染风险的企业成为工作常态。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地的十堰市,据当地统计,近几年来已拒批160个有污染风险的拟建项目。

作为官厅水库水源地的怀来县同样如此。据当地环保部门介绍,近几年每年拒批的招商引资项目都在一二十家。环保局副局长刘万利说:“大家辛辛苦苦引进企业,结果被我们否了,为这个已经得罪不少人。现在守着官厅水库,很多企业都进不来,地方牺牲很大。”

为了向京津地区调水,在河北张家口、承德已出现了环京津贫困带。不少基层官员认为,水源地一般都是贫困的山区,现在的调水现状就像是为了保发达地区“过好日子”,而让贫困地区“守苦日子”。

三是受影响区与受益区的利益困局。今年南水北调中线向北方通水后,汉江的水将有95亿方改道流向北方,这就意味着丹江口水库下游一年将减少95亿方的径流量。湖北省襄阳市南水北调办副主任李国栋说,经过专家的测算,中线工程通水后穿过襄阳市的汉江平均水位将下降0.41米,这将造成当地水环境容量的急剧下降,给地方发展和生态建设带来巨大压力。

河北省水利专家魏智敏称,受引滦入津的调水影响,滦河下游河道水位下降1米,多年来河道淤积严重,河床明显抬高,荒漠化加剧。如果不消除这种不利影响,随着全社会生态环保意识增强,调水工程将可能面临巨大的社会抵制风险。

亟待出台生态补偿法

目前我国关于生态补偿的相关规定散见于一些不同层级的法律、法规和规章中,不仅没有一部生态补偿的基本法律或行政法规,而且现有的相关条文缺乏可操作性和强制性。

不少专家认为,调水工程实质是资源和利益的重新分配,要破解这些困局,就必须协调各方利益并调动各方积极性,所以建议尽快出台生态补偿相关法律。

当前由于生态补偿无法可依,一些调水工程的水质保护陷入困境。天津市水利科学研究院名誉院长曹大正说,潘家口、大黑汀水库虽然是引滦入津的水源地,但运行近30年来却迟迟没有被划定为饮用水水源地保护区。据了解,这个尴尬局面的背后,是河北和天津两地的利益博弈。河北省水利专家魏智敏1998年就开始呼吁建立京津冀水资源补偿机制,但至今有关部门没有实质性动作。他说,天津方面认为引滦入津工程是国家工程,他们不应该补偿;既然不补偿,河北当然也就没有积极性划定水源保护区。

据了解,目前我国关于生态补偿的相关规定散见于一些不同层级的法律、法规和规章中,不仅没有一部生态补偿的基本法律或行政法规,而且现有的相关条文缺乏可操作性和强制性。湖北省丹江口市环保局副局长魏庆九表示,今年2月刚颁布施行的《南水北调工程供用水管理条例》中也明确规定,对南水北调工程水源地实行水环境生态保护补偿,但谁也不知道谁来补、补多少。

专家建议,在当前国家开始大力建立生态文明的大环境下,应该尽快启动生态补偿的立法,通过法律对生态补偿的原则、基本制度、补偿主体和对象、补偿标准和资金来源等作出总体性规定,促进受益区与受影响区的公平发展,并实现水资源的可持续利用和保护。(本版稿件除署名外由记者刘大江、秦华江、关桂峰、丁铭、白明山、袁志国采写)

编辑: 李旭
标签: 滦河下游 污水收集率 水源地保护 水源地水质 污染企业
相关新闻

联系本网:电话 028-86968903 传真 028-86968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