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土地领域腐败常用伎俩:收受好处放行非法用地

发布时间:2014-05-28 07:58:21  来源:新华网
编辑:  章宁旦

阳江非法买卖土地窝案二十六人被查

检察官剖析土地领域腐败常用伎俩

2013年年初,随着广东省阳江市江城区原常务副区长谢克龙的落马,一宗特大非法买卖土地窝案浮出水面。据透露,在此案中共有26人被立案调查;此案涉及非法买卖土地面积达上千亩,涉案金额4000多万元,通过依法收回非法买卖的土地为国家和集体挽回经济损失超亿元。

近日,阳江市人民检察院向《法制日报》记者披露了此案侦办经过,并详细剖析了当前国土领域腐败的常用手法。

收受好处放行非法用地

2012年下半年以来,群众向阳江市多个部门实名举报,反映谢克龙违法征地。

2013年1月4日,阳江市成立了由72人组成的“1·04”专案组。不久,时任阳江市江城区常务副区长的谢克龙接受组织调查,随后被开除党籍和行政职务。谢克龙落马后,包括江城区某局原党组书记、曾担任过岗列镇镇委书记的黄某某,江城区岗列街道办事处原主任赖某某,岗列街道办事处原副主任冯某锋,江城区城西街道办事处原副书记陈某赏,岗列村村委会原书记兼主任陈广,坪郊村村委会原书记吴某乐、金郊村村委会原主任程某记等人,相继因涉嫌非法买卖土地、受贿、骗取征地补偿款接受调查。

记者从检察机关了解到,可查证的谢克龙受贿事实可以追溯到2004年。那一年,谢克龙40岁,任阳江市岗列街道办事处党委书记。

当年,岗列街道办事处决定开发位于金郊村屋背山的土地。谢克龙引荐中山市顺广投资有限公司股东黄某旋投资开发。顺广公司通过这一项目获利140多万元。

2005年初夏,赚了钱的黄某旋专门开车接谢克龙到阳江粤海酒店吃饭。为表谢意,黄某旋送给谢克龙5万元。这是检察机关认定谢克龙收受的第一笔贿金。此后,谢克龙开始走上“掠地发财”之路。

2009年,包工头何佑承接了城南新区的部分推填土工程。由于这一地块尚未完全征收,何佑在施工过程中一直被村民阻挠,工期一再拖延。

此时,谢克龙已升任阳江市江城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分管国土、城建等工作。

得知谢克龙正好挂点指挥岗列城南新区征地工作后,何佑请谢克农帮忙,并许诺如果工程进展顺利就送20万元作为感谢费。谢克龙随即布置岗列街道、岗列村委会做好村民工作,甚至派员到现场维持施工秩序。2011年清明节、中秋节、春节期间,何佑分别将20万元、10万元、10万元送给谢克龙。

2010年7月起,在阳江市城南新区土地储备工程建设期间,时任岗列村村委会书记兼主任的陈广找到谢克龙,请他帮忙“疏通”该项目的填土工程以及岗列村村委会预留地开发项目。谢克龙并没有立即答应,而是在电话中称“需要五六十万元用于协调两个村委会的关系”。

当年年底,陈广请谢克龙吃饭并将60万元现金送给谢。谢克龙收钱后承诺:“没有问题。”

内外勾结骗取征地补偿

阳江市人民检察院反贪局侦查一科科长林乔杰介绍,随着“1·04”专案调查的深入,在土地征用、拆迁及买卖中的各种非法手段也随之暴露出来。

2007年,陈广任岗列村村委会书记兼主任时,谢克龙已经离开岗列街道办事处,迁任江城区副区长兼城南区征地工作组副组长。在征收岗列村土地时,岗列村部分承包户擅自在征收土地上建牛舍、平房并且种植大王椰。然而,阳江市政府2000年出台的征地补偿文件中并没有包含大王椰的补偿标准。按谢克龙后来的话说,“这些大王椰可以补偿,也可以不用补偿”。承包户们找到陈广,希望他出面“争取”补偿。

陈广找到谢克龙后,给出了“事成后给10万元感谢费”的承诺。此后,谢克龙利用职务便利从中协调,促使承包户顺利拿到每亩8000元的补偿款。同年7月,陈广兑现承诺,将钱送到谢克龙家中。陈广的证言称,这10万元由承包户共同筹集。

拔出萝卜带出泥。检察机关在查办陈广、何佑两人的案件时,又发现另外数起“以地牟利”的案件。

“同样的手段也出现在2008年开阳高速公路阳江互通立交及连接线项目征地期间。”林乔杰说,岗列坪郊村村委会原书记吴某乐与村民沙某兴合伙,以6万元的价格承包即将被征用的约3亩荔枝地。随即,通过江城区城西街道办事处原副书记陈某赏的帮助,吴某乐等人采用虚增征收面积等手段获取了青苗补偿款178170元。这一番运作,不仅骗取了政府的巨额青苗补偿款,还使原本应得到补偿的村民一无所获。

利用信息不对称骗补偿

林乔杰告诉记者,利用信息不对称骗取征地补偿款的做法,已经成为基层征地中普遍存在的现象。

“最常见的做法是,如果提前知道某个山头要被征收,就低价买下并在上面建简易房或种值钱的树苗,然后再‘收买’征地小组,把测量的尺子‘拉松’一些,这样就能大赚一笔补偿款。”林乔杰说。

据办案人员透露,阳江市一名包工头从内部打听到当地畜牧局的土地要被征收后,立即找到畜牧局负责人以较高的价格谈承包。当时,由于畜牧局下属的养牛场经营失败,土地长期处于抛荒状态,突然有人“撞”上门来要承包土地,负责人自然大腿一拍,把合同签了。

接下来,包工头在抛荒的土地上建起一排漂亮的牛舍,栽上一片密密麻麻的观赏树并不断催肥。数月后,当有关部门贴出这片土地的征收公告时,包工头种下的观赏树已蔚然成林。最后,包工头领到了300多万元的征地补偿款

“观赏树成了骗取征地补偿款时最受青睐的树种。”林乔杰告诉记者,由于补偿时量的标准是树冠,所以承包方一般都会使劲施肥。果树则更是被投机承包户视为摇钱树。以前,果树的赔偿标准是按“株”算,所以就有了“插香”现象——在征地范围内抢先买下果园,再密密麻麻种满荔枝树,本来1平方米只能种六七棵树,硬是挤进了20多棵。这样远远一看,就像香炉里插满香一样。

检察机关在侦办案件时,发现了以株为单位计算补偿款的弊端并汇报情况。国土部门同时也改变了补偿标准,改为以土地面积为单位,按亩来补偿。即便如此,只要提前获取征收信息抢建建筑物或者抢种植物,仍然能让这些承包户挣得盆满钵满。以当地普通的果园来说,面积100亩左右果园的承包价不到30万元,往往被承包户以50万元的“高价”买下。在征收时,按照每亩2.5万元的标准算下来,花50万元买入的果园摇身一变就是250万元。

“像这种利用信息不对称骗取征地补偿款的做法最普遍,也最难查处。”林乔杰说,由于此类行为不直接涉及行受贿,且“信息提前透露”的证据难以固定,至今仍然没有很好的对策。

弄虚作假倒卖集体土地

陈广在任岗列村原村委会书记兼主任时,岗列村计划开发9万平方米土地。在明知村委会无法支付工程款的情况下,陈广找来何佑承包部分工程“合演双簧”。当岗列村村委会为还款犯难时,陈广“提议”,将近两万平方米的集体土地使用权抵顶村委会欠何佑的工程款;等到该项目正式开发时,陈广又要求将抵顶的土地并入一同开发,并非法将容积率从2.1提高至2.4,企图事成后与何佑分成获利。

经阳东县人民检察院查明,陈广、何佑和许某但共同侵吞岗列村价值3667.5万元的18850平方米留用地未遂,而这3人也因涉嫌贪污被侦查机关移送审查起诉。此外,在城区开发过程中,陈广还收受贿赂140多万元。

林乔杰说,陈广在多次向谢克龙送上巨额贿款后,认为自己“有了靠山”,反身成了祸害一方的“村霸”。在陈广任内,岗列村还发生了多起黑恶势力殴打村民的恶性事件。反过来,区、镇干部也将陈广视为马前卒,纵容他在征地过程中以闹事的形式向政府漫天要价,最终达到提高征地价格、利益再分配的目的。

记者了解到,在“1·04”专案涉案的26人中,涉及处级干部两人、科级干部5人、一般干部8人、村委会干部4人、社会人员5人,其中刑事追究17人,陈广和何佑畏罪潜逃;共查出涉案非法买卖土地68.7万平方米,涉案金额4000多万元。谢克龙经法院审理认定受贿128万元,其中索贿20万元,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8年6个月刑期。目前,此案仍在进一步办理中。

链接

今年4月,江西省萍乡市检察机关披露了一系列涉及农村征地拆迁的腐败案件。在萍乡市湘东区陶瓷工业园建设的征地拆迁过程中,园区、镇、村三级干部合谋,在征地丈量、签订协议过程中,虚报征地面积10余倍,制作虚假征地协议,套取征地补偿款90余万元。 (记者章宁旦 通讯员陈云飞黎秋华)

标签: 谢克龙;非法买卖土地;收受贿赂;用地;常用手法
相关新闻

联系本网:电话 028-86968903 传真 028-86968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