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银行失密 国际压力逐步瓦解“避税天堂”

发布时间:2014-05-08 09:07:21
来源: 新华网

200年来,躲掉无数次战争的瑞士,最终被一场金融狙击战掀翻在地。面对美国和欧盟的合力围剿,面对金融危机以来迫切需要追缴税款平衡开支的列国,瑞士这个全球最大的离岸金融中心和富人避税天堂,举了白旗。在5月6日举行的欧洲财长会议上,瑞士承诺将自动向其他国家交出外国人账户的详细资料,瑞士银行引以为傲的保密制度就此土崩瓦解。“无法无天”的离岸金融时代,不会再有鲜花着锦的日子了。

保密制度 兴于硝烟和偏见

瑞士的银行保密制度与其建国史一样悠久。1648年,漫长的30年战争终于画上了句号,阿尔卑斯山之巅的一群加尔文教徒在哈布斯堡王朝的宗教恐怖中建立瑞士联邦,并宣布中立。瑞士建国犹如在中世纪的黑色夜幕中劈开一道缝隙,不堪忍受迫害的新教徒纷纷来此避难定居、储存财产,一批储蓄机构在日内瓦和苏黎世破土动工。

这群加尔文教徒是天生的银行家。马克斯·韦伯的社会学理论在他们身上得到验证,他们信守商业信誉,就事论事不带任何宗教歧视。他们尊重客户隐私,认同“对客户所有事宜保持沉默”的理念。1713年,这一理念被写入法律。在战争似乎永无休止的18世纪欧洲,客户保密与国家中立犹如磁石将各国王公贵族、地主、商人的财富吸入瑞士。伴随着工业革命的机器轰鸣声,瑞士取代了南方日渐没落的意大利城邦,在金融市场上堪与尼德兰一争高下。

随着现代金融业体系的建立,客户信息保密成为各国银行的通例。瑞士银行的相对竞争力削弱了。但拿破仑战争结束后,瑞士的永久中立国地位被写入国际法,这一地位成为1934年瑞士《银行保密法》得以出台的前提。随着战争在20世纪上半叶重新回归欧洲,永久中立国瑞士渐渐被交战各国视为财富寄存的保险箱。

1933年希特勒攫取德国政权后,大肆迫害犹太人,并要求其交代在外国的所有资产,否则将处以死刑。瑞士毗邻德南境,抓住吸纳犹太难民财产的机会,制定出世界第一部银行法——《银行保密法》,从而将银行保密推向极致,而这一保密制度沿袭至今已近80年。

法律规定,在银行保密义务的主体范围上,银行雇员有终身保密的义务,泄露秘密将被判处六个月的监禁或课以巨额罚款。在银行保密义务的客体范围上,银行实行秘密号码制度以代替客户的真实姓名,真实姓名只有极个别人知道,银行对之严格保密;银行与客户间的信件、通知可以要求无限期的“留行自取”,以防止在邮途中泄密。

并且,相对于他国,瑞士的银行在法律强制披露的条件上也很狭窄。法律规定,除非存款人涉及刑事案件,在国外被起诉,否则瑞士银行不提供有关其银行账户的情况。而当时世界金融中心的英国在银行解除保密义务的条件上放得很宽,包括四种情况:法律强制披露;为公共利益进行披露;为银行利益进行披露;经过客户明示或默示同意后进行的披露。

二战爆发后,在瑞士存有巨款的犹太人很多在集中营里被杀害。但瑞士的银行依然保留着死者的账户。凭借严格的银行保密制度,瑞士的国土上储存着与其国土面积不成比例的惊人财富,成为名符其实的全球最大离岸金融中心。

国际压力 逐步瓦解“避税天堂”

在过去几十年里,也正是以保密制度著称的瑞士银行成为各国政要、商业名流等社会上层以及黑帮隐匿离岸资金和不义之财的避风港,据2013年初瑞士方面的估计,瑞士金融业所管理的资产占全球私人总资产的1/3,世界上约1/4的个人财富被存放其中。

20世纪90年代,欧美各国的反腐政策矛头直指贪腐政客和不法分子,其原因就是大量精明的官员在落网前将财产转移到瑞士。多年来,美国和欧盟对瑞士吸纳逃避税客户颇有微词,并一直尝试通过各种国际法案约束瑞士银行财富管理,但碍于其银行业保密制度而一直搁置逃税问题待解。

金融危机后,陷入财政悬崖和债务危机之苦的美欧等国开始反思,不少经济学家分析称瑞士、卢森堡等“避税天堂”正是金融危机的重要原因之一,至此,财政吃紧的美国和欧盟开始行动,清查涉嫌帮助美国客户逃税的外国银行,瑞士银行业的保密制度被迫面临瓦解。

2009年,美国政府掀起查税风暴,与瑞士签署了一份可以绕过瑞士银行保密规定的查税协议,瑞士同意向美国查证部门提供近5000份客户资料,协助美国政府海外追金。根据美国2010年3月18日生效的《海外账户纳税法案》有关规定,外国银行、基金管理公司、保险公司、对冲基金必须将美国公民账户信息交给美国税务机构,否则将被视为不与美国政府合作。若“不合作”的外国金融机构在美国有收入所得,美国将对其在美收入课以30%的惩罚性税收。

欧盟方面也不甘落后。多年来,英法德等国不少上层人士为逃避本国高个人所得税,也将大量资金存进瑞士银行。2013年10月,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宣布,瑞士政府在法国巴黎签署了《多边税收征管互助公约》,成为该公约第58个签约方,签署此项公约确认了瑞士参与全球打击逃税避税的承诺,至此,瑞士银行业传统的保密制度将走向终结。

今年初,经过三年半的拉锯式磋商,欧盟就旨在规范一系列金融工具和市场的《金融工具市场法规》基本内容达成一致,进入“透明”平台。面对欧盟大国的强大压力,卢森堡、奥地利先后做出妥协,同意放松银行保密规定。如今瑞士银行保密传统退出历史舞台事实上也并不出乎意料。

“天堂”远去 几家欢喜几家愁

因瑞士银行业长期遵循严格的客户信息保密制度,瑞士被称做“避税天堂”。而瑞士政府接受了税务透明的国际标准,被看做是各国联手打击偷税避税的一记重拳。

长期以来,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的企业和个人,将大量没有纳税的收入秘密地转移到瑞士银行。国家税务总局税务干部学院教授高金平举例道,“比如一家国内企业,通过隐瞒收入、虚报成本,实现少缴所得税的目的,但国内银行实行实名制,通过套现存入银行的钱很容易被查出来,企业就将瞒报的收入通过地下钱庄来避开外管局,转移到国外,再存入有着严格保密制度的瑞士银行,神不知鬼不觉地逃避税收”。

在避税港成立注册公司也是企业的惯用手法。高金平表示,按照我国税收法律规定,注册地在国外但实际管理控制权在国内的企业,视同境内居民企业,其来源于全球的所得都需要在中国缴纳企业所得税,而境外非居民企业来源于境内所得享受较低的所得税税率,所以不少企业或个人选择到瑞士成立一个“壳”公司再来国内投资,既隐瞒过去的非法收入又逃避未来的税收。由于以前瑞士企业和银行的资料我国执法机关无法获得,所以无从判断一家企业究竟是瑞士企业还是中国人设立的“壳”公司。“瑞士银行选择向其他国家交出外国人账户的详细资料,为我们打击国际避税提供了有效条件。”

与很多其他国家不同,美国公民无论居住在哪个国家,都要向美国国税局缴纳所得税,美国法律规定,在海外拥有5万美元以上资产的美国纳税人必须向美国国税局申报这些海外资产信息。高昂的税赋使得不少美国人也铤而走险。据美国国会2013年估算,美国公民的避税行为导致美国每年损失多达1000亿美元的税收收入。美国政府会计办公室公布,已接到10439份海外资产自动申报,所申报的海外账户金额总值为568735美元,欠缴的税款、利息和罚金为95982美元。

近年来,美国在国内大力查处利用瑞士银行账户逃税的个人行为。例如,今年1月美国亿万富翁、“豆豆娃”玩具发明者、泰公司的老板泰·沃纳因逃税被判处两年缓刑,并处5300万美元罚款和补缴1600万美元税款。沃纳被指控1996-2008年间通过瑞士秘密银行账户藏匿数千万美元资产而逃避申报所得税。包括瑞士信贷集团在内的14家银行因协助逃税指控而遭美国调查。

在高金平看来,瑞士银行不再为外国账户保密,为我国的反腐工作提供了便利。“以前贪官都认为钱存在瑞士银行非常安全,但现在中国反腐机构只需要到瑞士的银行查一查哪些官员在这里存钱,很容易发现问题,即使这些钱已经转移了,也还保留着资金转移记录。”

“保密制度由来已久的瑞士银行顺应国际潮流选择有限度的公开,对于国际避税和贪腐等犯罪行为有很强的震慑作用,虽然现在还有少数地区坚持保密制度,但这一制度显然已经不符合经济全球化的趋势,随着中国国际地位的提升,其他的避税港也会逐步有限度地对中国政府公开银行信息。”高金平表示。

瑞士银行 未来何去何从

瑞士银行保密传统即将消失,在众多国家和网友拍手称快的同时,也令人开始担心瑞士银行“特色业务”消失后,未来发展会否受到影响。“业务肯定会受到影响,即使这样,也不能违反法律和道义,因为保密制度虽然保护了客户的资料不被泄露,但对于单纯为了保护自己秘密而选择瑞士银行的客户来说,很有可能他的资金来源不明,这也会影响银行的信誉度。”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直言。

其实,瑞士银行的保密制度在服务客户的同时,被国际诟病已久。据了解,特别是在“9·11”事件发生后,瑞士银行中发现多个恐怖嫌疑分子开设的账户。这也令高度重视客户隐私的瑞士银行侧面为逃税和洗钱等犯罪活动提供了便利,因此瑞士一直承受着来自国际社会和司法的巨大压力。

不过,在不少专家看来,虽然瑞士银行的业务量会受到小幅度影响,但是一家银行的竞争力不能单单看一项保密制度。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尽管为客户保密是银行应该给予客户的服务,但是大部分客户选择银行基于这家银行能为自己创造收益,使利润最大化,有特殊目的的客户对银行其实也是“危险因素”。所以作为老牌银行,更重要的还是存贷款业务和其他业务收入,在市场上业务竞争力最为重要,通过产品来扩大口碑才最重要。

赵锡军补充道,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允许银行去做违法违规的业务。要凭借产品去吸引客户,才能立足于市场。不过,近年来,瑞士银行的保密制度迫于各国和司法压力,开始兼顾正义。2008年,瑞士最大的银行瑞银集团因协助美国客户向美税务机构隐瞒收入遭美方起诉,瑞银最终被迫支付了7.8亿美元罚金,并向美国提供了4450名美国客户信息,才得以免于被起诉。

同时,此前一些全球性的大型外资银行也因为账户涉嫌洗钱、为恐怖分子开立账户等原因遭受巨额罚款。“现如今国际社会反恐反腐力度加大,这也可以促进世界和平。从长远来看实际上是有利于银行业的发展,其他正常业务反而会扩大,对瑞士银行来讲也是一件好事。”一家外资银行高管认为。

编辑:
标签: 瑞士银行;天堂;银行保密法;强制披露;1933年
相关新闻

联系本网:电话 028-86968903 传真 028-86968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