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首富、万达集团掌门王健林

发布时间:2014-04-30 09:35:39
来源: 新华网

“豪爽、大气!”

与王健林接触交流过的人,会有一个共同的感觉:是条汉子。

可仅仅这样定格,就错看他了。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走近王健林,你会发觉他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严格、斯巴达式的严格!”

17年的军旅生涯,天然赋予王健林独特的个性以及颇具军事色彩的管理风格。

不喝酒、不抽烟,没有夜生活,每天早上都5点半起床——王健林形容自己是“曾经的文艺青年”,信仰“以儒家为代表的传统文化”。

偌大一个万达集团,他宁愿给钱给股份,也不让一个家人亲属在里面任职。而对万达的员工,老板要求早上8:30上班,大多数7:30已经到了,因为迟到在这家公司是件很可耻的事情,“昨晚陪客户喝酒到凌晨3点”从来不构成理由。

生于西南巴蜀之地,事业在辽阔东北生根发芽,有所建树。王健林身上,几乎看不到南方人常见的谨小慎微。

有青年学子向他讨教创业经验,他说“富贵险中求,清华北大不如胆子大”。

这时的王健林,已凭借860亿人民币净资产,登上2013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榜首。

而在微博上,王思聪其人,也造就着一波又一波热门话题。儿子是否接班?王健林的答案是:“看他到时候的能力,能不能被大家认可。”

王健林 四川人,1954年生,1970年入伍,28岁成为团职干部,1986年从部队转业,进入大连市西岗区人民政府任办公室主任,1989年担任大连万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至今。

2013年10月,王健林凭借860亿人民币的净资产登上2013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榜首。

王健林绝对控股的大连万达集团创立于1988年,目前已经形成商业地产、高级酒店、文化旅游和连锁百货四大核心产业。2013年,企业资产3800亿元,年收入1866亿元,净利润125亿元。

首富 每个富豪榜的排名都不一样,我也不太关注这个东西。主要是看自己的事业做得好不好。再一个,如果真要讲财富的话,万达还没上市呢,究竟怎么样,上市以后再看。

互联网思维 我觉得这应该是互联网的个别企业为自己贴金的一种说法,不存在互联网思维。所谓的互联网思维我觉得总起来讲就是创新思维,创新思维不是互联网公司才具有的,很多公司都具有创新思维,万达做商业地产,从住宅地产到不动产,难道不是创新吗?我们做文化领域难道不是创新吗?

房地产 中国房地产业,可能也就还有十年八年好时光。之后肯定不可能还维持现状每年15亿-20亿平方米的开发规模。10年以后,很可能就是10亿平米以下。到时候从业人员会减少,公司的数量也会急剧减少。房地产本身就是一个短期行业,在任何国家差不多就四五十年的历史,工业化差不多完成了就萎缩。

风险与创业 如果一件事10个人有9个人告诉你可以做,你千万别去做。如果没有风险那叫什么企业,恰恰是巨大的风险和挑战你才感觉满足。我自己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不唯书,不唯上,不唯洋。你完全模仿别人的话你就完蛋了。千万不要信那些书,什么成功100条,制胜36条那都是瞎说的。

王健林,中国首富。很少人注意到,他名字中的“健”字,与其他四个兄弟(王建忠、王建可、王建春、王建川)的“建”字不同。

所有的“秘密”,从一个字展开。

冥冥中,首富王健林的故事,恰又应了易经里“天行健,自强不息”之意。

人生密码

离首富远些 离王健林近些

整个万达集团还未上市,王健林本人和他的家族也颇为神秘。不过最近,万达旗下万达院线披露的招股书,多少解开了一些密码。

招股书披露,王健林2010年向王建忠、王建可、王建春、王建川兄弟4人分别转让了300万股股权,转让总价格均为1元。目前,王氏四兄弟共计持有万达影院1200万股,合计持股比例达2.4%。而王健林的儿子王思聪,则持有1%的股权。

1954年出生在四川的王健林,今年刚好60岁。如今,他的四个兄弟都还在四川老家生活。

记者注意到,王健林的健字,与其他四兄弟排行的“建”字并不同。他将自己名字中的“建”改为“健”,不知道是不是取易经“天行健,自强不息”之意。

军旅作息

16岁参军,王健林开始了一段近二十年的军旅生涯。

“开始的时候特别艰苦,入伍第一年就遇上了野营拉练。”谈起军队生活,王健林说自己一辈子都忘不了,“真是刻骨铭心”。

这段经历彻底改变了这个四川少年,也锻造了后来他在万达略带军事色彩的执行力,以及高效模块式的企业管理风格。

在王健林心里,真正培养企业家的摇篮是“西点军校”,而不是商学院。

步入花甲之年,管理如此庞大的企业,王健林表现出的旺盛精力令身边的人都觉得惊奇。这还是得益于军旅生涯。他的生活习惯,一直规律到近乎严苛。

当兵时,5点半就要吹号起床,晚上9点就寝睡觉。现在,王健林说,“6点前一定要起来,但睡觉可能会11点了。没有什么夜生活,不抽烟、不喝酒。生活比较有规律,这可能是我保持精力旺盛的原因。”

文艺青年

在他略显粗犷的外表下面,还埋藏着“文艺青年”的因子。

王健林说,自己从小阅读量就大,十来岁开始读一些大作品。“在军队的时候读了很多书,特别是受儒家文化思想影响比较深。”

还有唱歌、拉琴,这些东西他都喜欢。

王健林形容自己,“在今天的中国企业界,就算读书量不是最高,也是其中之一”。一直以来,他所有的报告和演讲,都是自己操刀。

历史人物中,他对中国众多商人崇拜的胡雪岩并不欣赏,更喜欢汉武帝。

在王健林看来,胡雪岩走的路主要还是官商勾结。“看中哪个官员,认定其有前途,提早进行投资。就相当于现在的一些企业家,提前布局、提前行贿,把人扶植起来。”也正是这种勾结,导致了胡雪岩最终的倒台。

“我可能更喜欢刘彻汉武帝。”王健林解释说,他奠定了中国现在的历史制度、法治制度,包括管理制度的一些基础。在当时也使中国变得更加强大,彻底解决了外患。

政商智慧

王健林坦陈,对中国企业家来说,处理好政商关系比读哈佛博士后还要困难。

他说一个美国官员曾对他感慨,特别佩服中国这些成名的企业家,“在中国尤其是民营企业能成功做大太不容易了,比美国企业家要艰辛。”

而王健林自己,用“亲近政府,远离政治”这8个字来总结处理政商关系的原则。

“不理政府,纯粹是忽悠。但是得把握好一个关键,不做有一天会使自己伤筋动骨的事情。”王健林觉得,其实企业要做到这一点,最重要的就是创新创新再创新。

王健林一直说,特别感谢改革开放。“如果没有改革开放,要么是军官,要么是一名政府官员。”

“原来一直梦想当将军,但当时来了个百万裁军,所以我就选择了转业到政府机关里。”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改革潮风起云涌,很多人下海创业。

王健林说,“你看现在活跃在舞台上的很多企业家,都是从那批人里面出来的。没有那个时代就没有我的今天,也没有中国民营企业的今天。”

富不如善

尽管头顶首富光环,万达的规模也到数千亿之巨。但王健林还是感觉“分量不够”。

他的计划是把万达的营收带入“每年1000亿美元”。那时,他会真正考虑退休。

至于退休后,王健林想静下心来,写本自传。

他还告诉记者,未来有兴趣研究一个扶贫模式。“万达自己有扶贫对口帮扶点,我也担任工商联的扶贫委员会主任,20年了,我觉得效果都不理想。”

所以退下来后,“如果有可能我会包一个县,看能不能创造一个扶贫模式,推而广之。”

对于儿子王思聪,王健林说,“不参与万达集团的任何事。他自己成立了一个P E公司做投资,我看了他今年的报表,还不错,比我想象中好多了。毕竟做投资才两年。”

至于是否接班,“要看他到时候的能力,能不能被大家认可。”王健林说,今年万达就有10万人,好几千亿资产,可能是上百万个家庭,责任重大。

“如果大家认可他,他自己有信心,那就接班。如果觉得他能力欠缺一点,那就做股东好了,我就交给一个职业经理人,这没有什么。”

一个甲子起起伏伏,王健林说,“我好像没有太大的恐惧,什么事情都比较坦然。”

他不太相信生死轮回,做慈善是基于传统文化。“积德行善,这本就是传统文化的固有之意。”

事业密码

万达帝国 如臂使指莫不制从

4月中旬,上海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石化厅人气喧哗,过道也被挤得水泄不通。他们都在等待一个人——2013年中国新晋首富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

中午两点,乘坐劳斯莱斯幻影而来的王健林准时开始了名为“解密万达执行力”的演讲。

言辞坦诚利落,一如其行事作风。

高调背后

近一两年,王健林一改过去的低调,出现在公众场合或媒体上的次数明显多起来。2012年9月,刚刚收购全球最大院线MAC,王健林应邀在哈佛做讲演。

作为中国一个民营企业家,王健林说,“正是从那一刻开始感受到全世界对他本人以及万达的一种承认”。

1988年,还是政府官员的王健林向人借了100万,辞职下海创立万达。

“那时进入地产要100万,找了一个人担保,担保人收了50万,所以实际上创业资金只有50万。”而且,王健林说,借他100万的人,要求五年每年给予25%的回报。

尽管如此,王健林还是心怀感激。“没那个人借我钱,也许没有今天这个企业。”

谈及万达的快速崛起,王健林庆幸赶上了中国一个最好的时代——早生20年也许过气了,晚生20年也许机会就没了。

转型有道

万达的发展过程被王健林归纳为四次转型。第一次是1993年,万达到广东发展。

“那时候政策还不支持,到广州,人家说你一个大连企业怎么跑到这来,不给注册。”后来他找到广州的华侨房地产公司,一年交200万,以其名义注册一个分公司。把这个事办成了。

第二次是2000年,万达开始从住宅地产向商业地产转型。当时生意做得很顺,为什么要做这个决定?王健林说,有一件事情让他触动很大:当时公司有两个一起创业的员工得了重病,救治费用花了300多万。王健林就想,公司发展后,有病的人多了怎么办?

在他看来,房地产一个毛病就是现金流不稳定。为追求稳定现金流,万达甚至曾涉足制造业,生产过电梯和变压器。

不过,做商业地产并不顺利。比如沈阳的万达广场,三年时间打了222场官司。搞得王健林焦头烂额,很多人劝他放弃。

“那时我说,以五年为限。别人说撞了南墙才回头,到了黄河心才死,我说到了黄河也心别死,咱想办法搭个桥。”

恰恰在第五年的时间,“路好像一下子打开了,”王健林说,尤其是2004年在上海五角场取得成功之后,其他城市的万达广场也越走越顺。

第三次转型是2008年,万达开始涉足文化和旅游。“最早从电影院开始,因为万达的购物中心里都配电影院。”

王健林透露,最初找美国的时代华纳院线合作,但因为政策限制等原因没谈成。后来又接触了国内四个较大集团,最后跟上海广电签订了协议。谁料执行过程中后者发生高层变动,新总裁反对这个协议。

王健林自称“被逼上梁山”,只好自己来经营电影院线。

根据最新披露的万达院线招股书披露,截至2013年年底,万达院线在全国73个城市拥有已开业影院142家、1247块银幕。在公司2013年40.23亿元的营业收入中,利润超过6亿。

王健林的目标远不止此。“也许未来我们会像迪斯尼一样,到世界各地去投资,不出钱,出干股。”

万达的第四次转型发展跨国经营。“企业体量大了,必须要跨国;同时也要分散风险,不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面。”

2012年5月,万达集团宣布以26亿美元收购全球第二大院线AMC,是迄今为止中国在美国娱乐业最大一起并购案。

当时AMC连续多年亏损,但收购完成当年年底,即扭亏为盈,并于2013年登陆纽交所。

谈及改变AMC的“魔法”,王健林说,只要AMC能创造利润,我们就拿出10%奖励其管理层。“万达赚的钱,原则上不拿走,在美国继续扩大投资。”

这样的承诺,拯救了AMC,也为万达的远征开了个好头。

独门法宝

外界对王健林在万达的执行力,有“令人惊叹、异常铁血”等种种评价。王健林自己,就总结了两条。

以身作则。

“一句话,要求员工做到的,我一定要做到。比如说不搞裙带关系,我没有任何亲属在公司工作。他们也想过好的生活,那我给他们钱去创业。现在我在公司里不报销一分钱,我个人的花销都是自己的花销。”

没有不可能。

“在万达,完不成任务是一种可耻。每一年我们会把项目的成绩、品质做一个排名,在年终大会的时候用很大的板子公布。很多时候,最后一名的人特别是一把手都会辞职。”

另外,高度信息化也是万达高效的利器。“我们多年前就实现了从信息到移动终端所有办公系统的自动化,手机上就可以批文件。”

王健林说,他现在已经从一线管理退下来了,甚至企业法人都不做了,主要负责万达集团的规划和创意。

整个万达,他只负责一个部门,就是审计。

“为什么我只管审计?它是垂直的,确立企业运作和高管行为的高压线,谁触线就会有处罚和整改通知书。”

雷厉风行、令行禁止、讲究效率。“如身之使臂,臂之使指,莫不制从。”王健林用西汉贾谊《治安策》中的一句话来形容万达的执行力。(⊙记者 毛明江)

编辑:
标签: 王健林;1970年;1986年;文艺青年;建
相关新闻

联系本网:电话 028-86968903 传真 028-86968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