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纪念品被指无特色 旅游专家称应加强产权保护

发布时间:2014-04-24 09:49:46
来源: 新华网

核心提示

旅游纪念品大多毫无特色、制作粗糙,沦为随处可见的“地摊货”

缺乏授权机制导致旅游纪念品开发无序化现象

轻视产权保护、盗版泛滥使旅游纪念品同质化严重

本应成为旅游目的地独一无二名片的旅游纪念品,频繁地以相同姿态出现在全国各地旅游景点,“毫无特色”“同质化严重”成了我国旅游纪念品市场的尴尬标签,也让不少爱好购物的游客颇感无奈。一千个景点共享一个旅游纪念品,并非笑话,也无夸大,什么导致了旅游纪念品“大众脸”的存在?“千景一品”的怪圈又该如何破解?

A 旅游纪念品千篇一律

【据世界旅游组织预计,2015年中国将成为全球第一大旅游目的国,但旅游业存在结构性不合理、旅游收入分配明显不均的弊端。在发达国家,旅游购物要占到旅游经济的40%-60%,而在我国却不足20%。在旅游财产诸要素的经济形态当中,旅游购物仍然是制约中国旅游业发展的软肋。】

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副主任刘德谦、北京联合大学旅游学院副院长石美玉在《当代中国旅游购物研究》一书中表示,旅游购物不仅是旅游活动中与游、娱、食、住、行等平行的供求要素,同时也是旅游吸引力的重要组成。旅游购物是目的地特色引力的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在一些地方,旅游购物对象的“旅游商品”甚至成为旅游的第一引力。

地位如此重要的旅游纪念品,在我国却面临着同质化严重的问题。

“以前出去玩儿还愿意花心思挑选些小物件作为自己每到一地的纪念,后来发现,很多景点卖的东西都一样。在西藏挑选的手链,到了丽江看到一模一样的手链,东南西北走一圈,带回来的东西没差别。慢慢地,我也就不大愿意在旅游景点买纪念品了。”说起旅游纪念品,旅游爱好者陈渝牢骚话里含有一丝无奈。

和陈渝有相同感受的人恐怕不在少数,去一个地方旅游,总想带些有特色的物品作为纪念。但现实的情况也许是,这些纪念品都是某些小商品基地批量发往全国各地的相同货品,带回家后常常被遗忘在角落;消费者也在这样一场场和同款纪念品的“重逢”后,逐渐丧失了对旅游纪念品的兴趣,对旅行地的印象也大打折扣。

刘德谦表示,研究显示国内旅游者普遍认为旅游商品的地方特色不强。

“很多游客在不同的景点总能看到似曾相识的纪念品,而且这些纪念品大多制作粗糙。相比之下,台湾的很多旅游纪念品制作更加精致,并且和特定的地域、特定景点的资源与风格结合紧密,具备特色又不是随处可见,能吸引不少游客购买。”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魏鹏举告诉记者。

B 轻授权、轻产权导致多侵权、同质化

【国际品牌授权业协会公布的《2011年年度授权调查报告》显示,全球品牌授权市场的年销售额约2000亿美元,其中美国约1100亿美元,而中国2010年的授权市场规模仅为15亿美元。即便是目前国内衍生品产值较高的北京故宫博物院,其和创意产品年收入接近9亿元新台币的台北故宫博物相比仍有很大差距。】

一直以来,包括旅游纪念品在内的文化产品常被诟病缺乏创意。记者在网页搜索栏输入“旅游纪念品创意设计大赛”,搜索结果中几乎能看到全国各城市都在举行此类大赛,其中不乏一些有创意的设计,但好创意为什么没有带来好产品?

魏鹏举表示,创意缺乏并不是缺少新鲜独特的点子,主要是创意工业本身有欠缺。“一些关于旅游纪念品的创意不少,但能把这些好想法做成一门生意的体制机制比较欠缺,创意生产链是断开的。”魏鹏举说,“创意产业链意味着从创意到论证到变成具体的产品再到营销,所有的环节都是一个完整的链条,这些链条只有前后互补,才能产生有市场的好的旅游纪念品。”

为何创意产业链条不完善?魏鹏举认为这与我国一些机构缺乏授权意识不无关系。他举例说,“台北故宫博物院和全球许多创意公司、营销公司、版权代理公司进行合作,或许只是一个图像的授权,就能很快生产出极富创意的独特纪念品。”

国际艺术授权基金秘书长郭羿承表示,国外一些大型博物馆主要收入来源于艺术授权及衍生品,一般占到其总收入的20%至50%,而且销售产品的90%是代理产品。而国内许多博物馆、美术馆等旅游目的地在授权方面的意识还远远不足。

大景区缺乏授权意识,而一些有创意才能的青年设计师们,在辛劳完成设计生产后还要担心作品被仿制。

“辛辛苦苦做出来的东西,没过几天满大街都是了,盗版的速度太快了。”大学生杨扬毕业后回家乡敦煌开了家小商铺,卖些自己设计的原创敦煌手绘地图、地图丝巾、手绘明信片等旅游纪念品,颇得顾客的喜爱。创意、设计、生产难不倒杨扬,但盗版侵权却让她头疼。

“有些景点和礼品公司能做出很好很有市场的创意旅游纪念品,但这些产品都面临侵权的问题。一旦它们有了市场,很快就被模仿,而且是恶性竞争性复制,产品越好卖,越容易被模仿。”魏鹏举说。

有专家表示,现在的旅游纪念品市场虽然缺高端设计人才,但好创意并不少见。旅游纪念品之所以同质化严重,一方面是由于有关部门缺乏把创意转为产品的产业链支持;另一方面是由于政府缺乏对旅游纪念品这一行业的指导保护政策,创意难、仿造易的现状使创意设计者的收益难得到保证,这在一定程度上会打击他们的创作积极性。

C 如何告别“大众脸”

【北京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在去年8月“紫禁城杯”故宫文化产品创意设计大赛启动新闻发布会上曾介绍,台北故宫在创意产品开发方面的合作厂商数量达92家,每年开发近600项新产品,创造了非常可观的经济效益,最主要的是台北故宫通过大量纪念品吸引游客,打破了传统运营模式下博物馆仅有的参观功能。】

去年,一款印有康熙御批“朕知道了”的胶带走红,这款由台北故宫创意设计的简单明了又霸气十足的纪念品,以黄白红三色为一组,售价200元新台币,两次推出,均遭疯狂抢购。原本普通的胶带,因加入独特创意,成为一款不可复制的纪念品,引发收藏热潮和网络热议。

事实上,台北故宫博物院叫好又叫座的创意纪念品不胜枚举。据了解,围绕品牌授权,台北故宫博物院与超过90家厂商合作“让文物再生与重生”,近些年推出了2400多种文创产品,单是2013年,就收入9亿元新台币,成为台北故宫的主要收入来源,也让台北故宫饱受赞誉。在旅游纪念品的创意、研发、授权上,台北故宫不失为众多旅游景区学习的典范。

旅游纪念品如何向“朕知道了”胶带学习,告别“大众脸”?魏鹏举认为,要从授权意识和中介机制入手,推动旅游纪念品创意产业中介服务机制机构的发展,强化景区的品牌授权意识和艺术授权意识。“一些景点未必要自己生产旅游纪念品,它们可以将自身独有的优秀文化资源元素、特色文化符号、标志景观建筑资源对接给中介服务机构,授权给相应的公司,形成完善的产业链。”魏鹏举说。

郭弈承建议,政府要对博物馆等景点的授权事业给予支持,如果景区能开发出一些或授权一些商品,授权规划应得到相应补贴,同时要发展相应的授权人才,建立有针对性的指导团队。

在产权保护的角度上,魏鹏举认为要大力推动旅游纪念品的知识产权市场发育。在他看来,一方面有关部门要加大对旅游纪念品版权的保护力度和对盗版的打击力度;另一方面更要发挥市场调节机制,培育旅游纪念品市场的版权保护意识和属地保护意识,使旅游纪念品自身的产权价值得以实现,创造出无法复制的资源基因,打造出“离开这个景点就买不到的有特色的纪念品”。

刘德谦表示,政府在重视旅游产业发展的同时,必须十分注意推动本地旅游购物的发展。地方的旅游行业组织,也要给予企业积极的引导,不仅要鼓励它们发挥自己的主体作用,更要引导它们注重商品市场的开拓和旅游商品的研发生产。(记者 王小润 陈晨)

编辑:
标签: 旅游纪念品;旅游景点;旅游行业;旅游活动;旅游目的地
相关新闻

联系本网:电话 028-86968903 传真 028-86968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