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树种草能否把沙化的草原再种回来

发布时间:2014-06-09 08:53:42  来源:四川日报
编辑:李旭  记者:王成栋

牧民在金马草原治沙。

  受到沙漠威胁的川西草原。 本报记者 李向雨 摄 编者按

荒漠,在向我们逼近。川西高原、川南的部分地区,沙漠化、石漠化趋势已非常严重。截至去年,我省荒漠化土地已达164万公顷,占全省面积的3.38%,其中石漠化73万公顷,沙化面积91万公顷。

荒漠化,实际是土地退化,是由于气候变化和人类不合理的经济活动等因素造成的。这也意味着,只要方法对路,荒漠化是可以治理的。我省自2007年起大规模开展荒漠化治理,现已经累计治理石漠化土地2069平方公里、沙化土地1.76万公顷。

6月17日将是第20个“世界防治荒漠化和干旱日”,其主题是:依靠生态系统,适应气候变化。我省则提出“防治荒漠,美丽四川”的主题。记者日前奔赴甘孜、川南,采访省林业厅和基层林业职工一线荒漠治理的感人故事。

□本报记者 王成栋文/图

“扎西德勒!我美丽的草原故乡!”5月22日,色达县大章乡打西村夏曲河畔的草甸上,歌声悠扬。小队长七美丹孜正带着工人们种植草籽和红柳。身后的铁丝网和水泥柱构成的隔离带随着山势蜿蜒,用藏汉双语拼写的红色禁牧标语挂在显眼的位置,在高原的阳光照射下,反射出一道道红光。“这里的气候决定了只有五六月份能种草。这些年的治理算是有点成效了。”色达县林业局局长马文军指着一块泛青的草皮说。

治理沙化5年,色达县成绩斐然,累计治理沙地2万多亩。两年前,色达县已当上全国防沙治沙先进集体。然而,县林业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全县200多万亩沙地要全部治理完毕,“仍需很长的时间”。退化牧草越长越矮黄沙飘到县城

在藏语中,“色达”是金马的意思。沿着夏曲河谷向前,县城以西至青海省达日县境内的草原,也被称为金马草原。这里海拔在4000米以上,密布着高山草甸,尽头是康马朗多湿地。

51岁的老司机次仁扎塘就是大章乡人。他说,30多年前的夏曲河谷,是典型的“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景色,夏季野草的高度可达30公分。而如今,道路的两旁是四处乱窜的老鼠和飞扬的尘土。视野范围内,草的高度很难超过5公分,随处可见的斑点状的沙地和裸露的石块,阵风吹来,沙石还会砸在车窗上。

是什么导致了金马草原的退化?次仁说,金马草原变成现在的样子,多半归结于肆虐的鼠害,“它们钻进了草丛,就像是乌云遮住了太阳,饿狼钻进了羊群。”

常年跟踪高原沙化治理的省林科院工程师唐永锋说,去年林业部门曾在夏曲河谷现场采样,100平方米的范围内,居然发现160多个鼠洞。

干旱气候和过度放牧则是另外两大元凶。色达年降雨量只有400毫米,蒸发量却超过3000毫米,风力五级以上的天数占三分之二,地表土层极易受到侵蚀。高峰时期,全县3万多牧民拥有上百万头牲畜,长期超负荷运载,牧场的草越长越矮,“有的地方连草根都被啃完了。”

现在,县城的上空也飘荡着黄沙,“一年大概有个三四次,上一次就在3月份。”色达县林业局天保中心主任胡敏说,以前,县城一年四季都是天高云淡。如今,已习惯了遮天蔽日的沙尘。控制休牧灭鼠种草三年巩固

“一块草地变成斑点状的露沙地,不治理的话,五年以后,就都是石块了。”马文军说,色达全县80%以上的土地都是高山草地,地表覆盖着20多公分厚的土层,下面是沉积岩层。这些土层的形成时间需要上万年,而一旦失去草皮的保护,数年之内就会被全部吹走。

怎么治理?

唐永锋说,草原治沙,首先要控制沙化蔓延的趋势。这其中,休牧和灭鼠是重中之重。一般以五年为治理周期,“种草需要两年,巩固要三年。”这期间草场必须休牧。但放牧又是牧民主要的收入来源。

灭鼠,则不可避免要使用农药,如何减少可能产生的次生灾害也十分棘手。唐永锋说,灭鼠的要求十分严格,药饵和老鼠尸体都不能含毒,“不然被其他动物吃了,后果不堪设想。”

如何协调?

马文军介绍,治理期间,草场将会被圈禁起来,承包草场的牧民会得到每公顷每年120元的补偿。牧户可以参与种草和灭鼠,每天可以获得200元左右的工钱。

马文军拿出一瓢麦粒,“这里面就含有一种无色无味的农药,只有老鼠喜欢吃,而且老鼠尸体没有毒素。”他指着前方正在觅食的秃鹫介绍,“它(秃鹫)吃了都不会出事。”

经监测,经过灭鼠的草原,老鼠数量减少了90%以上。恢复先植高山柳给草场一把保护伞

治理沙漠化,最终还要落在恢复植被上。

唐永锋介绍,色达常年无绝对无霜期,能够适应当地气候的草种,只有披碱草和燕麦。根据实验,披碱草和燕麦草种以7:3的比例混种效果最好。然而,2010年第一批草种种植下去,成活率并不高。“主要还是缺水,地表没有其他植物保护。”

在省级林业科技部门的指导下,当地开始探索林草结合的模式治理露沙地。具体来说,就是在草场种植高山柳,“让高山柳给土壤保墒,给草场提供‘保护伞’。”实验的第一年,这种模式大获成功。

而对于流动沙丘,当地林业部门则因地制宜选择了种植高原特有的灌木——莨菪来作为活体植物沙障。如今,在色达县城的西侧,布满了莨菪构成的沙障,以及成片的红柳林。

“这片草地再过三年就可以还给老百姓了,但是全县没治理的沙地还有很多啊!”5月22日下午,站在距离大章乡30多公里远的色柯镇三条沟的一片草场边,胡敏看着已经发芽的高山柳和草种,自言自语,“咱们要把金马草原种回来!”

标签: 沙化治理 石漠化土地 种树种草 沙化土地 色达
相关新闻

联系本网:电话 028-86968903 传真 028-86968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