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县农民:土地拿分红还是退了变现?

发布时间:2014-04-30 09:50:19
来源: 四川日报

本报制图/龚武

带着土地“进城”,泸县龙桥文化生态园的村民变居民,也有了新困惑

4月23日,泸州市泸县,阳光洒在有600年历史的龙脑桥上。龙脑桥周围是上千亩绵延不绝的荷花塘,游客在桥上拍照,村民在荷塘中刨挖杂草。他们背后,一排排青瓦白墙的农房错落有致。

荷花塘及其周围3253亩土地都是龙桥农业发展专业合作社的资产,由当地1049户农民共同持股。

在这个“建得像公园的农村”,村民们已经“分不清哪块地是谁家的”。而自家持了多少股份,年底分红该有多少,成了他们现在最关心的话题。

□本报记者 陈岩

就地城镇化 带着土地当市民

陈贵佑不会写字,却能与记者聊“股权”、聊“分红”。陈贵佑没想到的是,今年刚过完80大寿,他就从赵岩村村民,变成了龙桥文化生态园的居民。

“村民”到“居民”的身份转变,并不代表他要放弃耕种了一辈子的土地。这背后体现了泸县在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改革试点过程中,配套的户籍制度改革。将范围内的农民户籍转为城镇居民户籍,实行“一种身份、两种待遇”。

今年春节的前一天,陈贵佑领到社区居民户口簿,同时还领到了土地承包经营权证、集体土地使用权证、农村房屋所有权证,以及集体资产股权证。一摞子证压在手里,陈贵佑有些发晕,不再是农民了,但手里的土地怎么办?

3亩半水田确权后,可入股到专业合作社,获得股权,每年拿分红。“子孙们想进城,土地能甩脱不?”陈贵佑自己都不种地了,后辈更倾向于向城里迁徙。

试点范围内其余4200多人与陈贵佑一样,关注着是“留”还是“退”的问题。

土地流转有租金 自营资产能创收

村里的绝大多数“新晋市民”选择留着土地,折成股份,入股专合社。

2010年起,小马滩村、赵岩村、龙华村8个组千余户农民3000余亩土地,“九成以上土地得到流转。除了农民建房地、自留菜地和墓地,基本都集中起来了。”泸县农工办副主任杜良仲介绍。

去年底,泸县被列为全省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改革试点县之一。龙桥农业发展专业合作社很快成立,农民将土地以3.072万元/亩折资,占70%股权,村集体以集体资金入股,占30%股权。分红施行“保底制”,每年最少支付给农户每亩不低于660斤稻谷的土地流转租金。

土地集中后,县财政先后投入4000万元,建设各类基础设施,并全部进行股份化后纳入专合社。同时,整个园区的塘库堰、养殖场等经营实体,以及道路、广场等全部集体资产进行折资核算,资产分配按集体、股民各50%处置。在自营项目上,修建了荷花塘和7公里自行车道,以此来吸引游客。

土地租金保底,自营资产创收,成为拉动农民财产性收入的主动力。试点已初显成效,农民收入中财产性收入比例越来越高。今年一季度的数据显示,园区农民人均现金收入达3600元,高于全县农民人均收入12%,而其中财产性收入增加270元,达到400元。

土地增值潜力大 变现标准低于期望值

园区目前已有包括现代农业、乡村观光农业等40余个业主进驻,共有包括花卉苗木、有机葡萄以及生态水产养殖等年产值共3亿元的投资实体。在资本下乡的过程中,园区风貌得到极大改善,游客增多,反过来进一步刺激资本投资的意愿。

虽然村中还没有退土地的案例,但是随着园区土地增值潜力看涨,开始有村民蠢蠢欲动,想让土地资产变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介绍,园区建成后他的宅基地、房屋、承包地的价值迅速提升,如果按照市场规律进行流转,这部分财产变现的收入将非常可观。

龙桥在试点制度设计之初就对有偿退出进行规定。农民自愿整体退出,将承包地、宅基地、房产、林权、股权、按照先行征地政策的补偿标准,交回集体或专合社整体收购。标准是,农地3.07万元/亩,农房按照质量不同从700元/平方米到1000元/平方米不等。这为农民财产变现提供了一条可行路径。

但就上述村民看来,这个标准大大要低于自己对土地的估值,“能变现,可变得不彻底啊。”

受制于现行政策,宅基地自由流转依然是“禁区”。这位村民期盼未来政策能有突破,使流转范围从集体内部扩展到全县范围。

专家点睛

宅基地有偿退出 要靠市场定价

□何东 (西华大学管理学院副院长、战略管理研究所所长)

泸县农民对于宅基地退出补偿价格的困惑绝不是个例,在全省乃至全国都是一个问题。还好,可以预见这个问题正在逐步得到重视。我省已经出台政策,试点探索宅基地自愿有偿规范退出。

但退地进城,就意味着要面对城里的高房价、高物价,农民必须要考虑是否有能力落户。

目前的政策承认农民宅基地的用益物权,但是并没有完全按市场化的方式来实现。今后可以有偿转让,则要靠市场定价而不能靠政府,否则土地真正的价值就显现不出来,收益也就无法全部落到农民手里。

而退出补偿与农民进城的成本差距过大,就会造成在自愿基础上的有偿退出机制难以实现。

田坎上的对话

合作社经营需要公司化管理

泸州市泸县福集镇赵岩村村民罗阳锡:专业合作社集中了村里所有土地和资产,又负责招商引资,如何保证合规经营、分红公平公正?

自贡市荣县正紫镇农业综合服务中心主任吴剑:对合作社来说,经营就是从产到销资金回流的循环,要想保证这一回流路径不偏离,合作社需引入公司化管理,引入专业的服务公司辅助管理,在初级阶段可使合作社发展得更稳更快。

以正紫镇为例,农合社背后就有一家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一方面作为市场主体,负责指导合作社的生产,按需调配,另一方面负责对合作社整体营收进行专业的财务管理,防止出现内部贪污情况。后期发展更需要借助公司制度来实现农业品牌化,进一步提高附加值。

 

编辑: 李旭
标签: 分红 村民 土地增值 土地流转 土地资产
相关新闻

联系本网:电话 028-86968903 传真 028-86968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