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势专论】互联网为金融业插上“隐形翅膀”

发布时间:2014-04-30 09:43:11
来源: 四川日报数字版-首页

  

大型互联网企业兴衰功过一览 本报制图/卢浩

编者按:

互联网金融本质是什么?未来的银行会消亡吗?互联网金融动了谁的奶酪,又该如何监管?互联网金融对西部地区金融发展的启示是什么?本期时势专论就此邀请专家进行讨论。

主持人:

本报评论员王付永嘉宾:马蔚华招商银行前行长黄震

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李俊雄

中国企业人力资源开发研究会首席管理学家张炜

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

互联网金融的鲶鱼效应

主持人:阿里巴巴的“余额宝”、新浪“微银行”、腾讯微信5.0与“财付通”,互联网巨头们纷纷抢滩金融市场,成果颇丰,余额宝资产甚至超越了一些地方商业银行存款总额。改变是如何发生的?

张炜:不断突破边界是互联网的本质。利用传统银行在利率管制下的覆盖真空和它们天生的服务缺陷,互联网对金融业地盘攻占势如破竹;已经被逼到墙角的金融业也奋起反抗,反抗最有效的方式当然是化敌为友,这样的背景下,互联网和金融“融合、共生、共荣”,可以说,互联网为实体金融插上了“隐形翅膀”。

天弘增利宝货币基金一季报显示,截至3月31日,余额宝规模为5413亿元,一季度盈利达57亿元,仅仅一季度的盈利就远远超过不少银行全年利润总额;截至2013年末,华夏基金总资产管理规模为2447.15亿元,其规模增长如果没有微信理财带来的翻番式增长,规模要远远少于现在的水平。互联网和金融的结盟催生一个个金融奇迹。

李俊雄:互联网金融为何只在中国掀起轩然大波,有两个原因,一是我国合规合法的金融机构太少了,美国长期有上万家大小金融机构,而我国到目前为止,也只有数百家金融机构,民间金融和社会金融即便出现,也受到各式各样的限制。余额宝一开张,就吸引8000万户的“宝民”,而银行业的成本也提高了十个百分点。从这个案例中,我们不难看出普惠性金融的力量。

主持人:既然是普惠性金融,消费者地位和传统金融时代有何区别,又反映了怎样的增长逻辑?

黄震:互联网金融是推动金融改革、破除传统金融体制劣根性的新动力,也是推动中国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的助推器。金融消费者过去没有消费主权,传统金融体系出现利益固化倾向,政策推不动,人事调整改不了,而互联网金融的鲶鱼效应引起了积极的改变。互联网金融的发展使得金融业以经营者为中心的传统逻辑转变为以消费者为中心的新逻辑。同样为小额资金,存入银行要被收取小额账户管理费,买进余额宝则会产生收益。消费者会做如何选择呢?新的逻辑改变了消费者在金融领域的地位,赋予其更多的知情权、选择权和监督权。

银行会成为灭绝的恐龙吗

主持人:比尔·盖茨说过:“传统银行不能对电子化作出改变,将成为21世纪行将灭绝的恐龙。”互联网对银行的改变是颠覆性的吗?

张炜:不能说银行会消失,但可以肯定地说,像现在功能一样的银行肯定会消失。将来随着互联网金融对人民生活的步步渗透以及未来大数据平台的完善,数以万计的银行网点和员工将成为银行最大的负资产。

马蔚华:银行是经营货币的中介机构,如果社会上需要资金的和供应资金的双方能直接相互满足,银行不就没事了吗?可以设想,将来通过搜索引擎,把需要资金的和供给资金的人有序排列,通过云计算就可以得到风险偏好和定价平衡的原理,每个人拿移动通讯设备就可以解决需要资金和供给资金的问题。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以及与金融的深度融合,这是完全可以期待的。自由恋爱是不需要媒婆的,所以,银行脱媒是银行业面临的一个危机,但由此也可能成为其转型发展的契机。

李俊雄:在互联网时代,没有人能逼迫我们只能把钱交给银行来使用,个体和家庭将和互联网金融机构一起,自主地处置自己的资产、金钱。银行业将被迫自降身价与众多相关机构一起分享市场。经济方式大致有这样三个发展阶段,规模竞争、模式竞争、平台竞争。在市场化初期,企业有了规模,就有了效益;市场化进一步发展,就进入模式竞争阶段,一个好的发展模式可以让一个小企业快速成长;现在随着经济发展程度日益深化,模式之争逐渐让位于平台之争,平台把供需双方基于平台规则集合起来,在一个平台上“众筹”各自的力量。移动互联网时代,越来越多的产业都朝着平台化商业模式演进,企业想要立足要么成为平台,要么成为平台的参与者。

主持人:无论是银行的危机还是互联网的机遇,从服务地区经济来看,特别是从四川省大力发展西部金融中心来思考,有什么启示?

李俊雄:缺乏足够的资金,不但影响四川乃至西部经济发展,也影响到西部金融中心建设。解决这个问题,不但要争取国家资金支持,更要争取政策支持,特别是发展互联网金融企业的政策,并积极推动培育互联网金融企业上市。

马蔚华:过去都是金融精英阶层在做贷款,将来则是老百姓人人可以自己做金融的时代。资金的供给和需求将会呈现出更加多元,更加灵活的方式。

互联网金融 且行且监管

主持人:我们也清楚地看到,互联网金融也面临着一些挑战,P2P、网络借贷、网络融资、互联网支付、网络银行、网络保险等各类互联网金融业务的发展,需要金融监管体系和互联网安全防护网络与信息安全体系,发展互联网金融需要注意什么,为了让这个“隐形翅膀”更加有力,在监管方面有什么建议?

李俊雄:对互联网金融的规范当然有着现实的需要,在反应速度较慢且服务性不强的银行业没有找到应对措施之前,如果让互联网金融走得过快,对于银行业和互联网金融机构都是一件风险极大的事情。事实上,互联网金融一股独大和银行业国企为大一样是件可怕的事,互联网金融今天可以以一个草根金融服务者的形象出现,一旦其占据主要地位,同样也可能走向草根的反面。

黄震:最新数据显示,余额宝的持有人总数已经超过A股开户数,达到8100万,基金规模超过5000亿元。即使很小的风险和变化也可能演变成为社会关注的问题。余额宝不再只是一个企业关注的创新产品,而是成为了金融改革和社会舆情的一个变量。对于余额宝等互联网金融沸沸扬扬的讨论,主要争议集中在监管上。当前的分业监管是否适用于互联网金融这一复合型产品,以及监管的方式与办法如何适应互联网时代的变化。余额宝等互联网金融产品对于投资者来说是化繁为简,而对于监管来说意味着要化简为繁,从金融消费者权利入手进行推演,重新思考互联网金融的逻辑,重新梳理出其交易结构背后复杂的法律关系和权利义务内容,进而重构互联网金融风险控制和监督管理体系。

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有以下三个方面需要完善:一是投资者教育问题。互联网金融的投资者教育由谁来提供?由谁来考核?由谁来承担?二是金融消费者保护问题。三是风险提示问题。互联网金融在交易结构中每一个环节都可能存在风险,每个环节也都有通过信息技术加强风控的方法。对于互联网金融的监管,可以从互联网金融加大信息披露的力度和风险提示的频度入手。

编辑: 李旭
标签: 付通 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 互联网巨头 互联网企业 互联网时代
相关新闻

联系本网:电话 028-86968903 传真 028-86968650